22年前,他们流窜山头合伙打劫,甚至奸淫从山路走过的妇女。

  22年来,他隐姓埋名东躲西藏,没有正式工作,靠打零工填饱肚子。开始逃亡时双胞胎儿子还年幼,如今也不愿意喊一声“爸爸”……

  这22年的时光对逃犯金某来说,是一个噩梦。

  逃犯的生活让他备受折磨,也让他熬白了头发,从一个小伙熬成了中年人。目前,金某某被温州瑞安警方依法刑事拘留,并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20多年前流窜山头结伙抢劫

  ●20多年前流窜山头结伙抢劫

  时间回到1994年上半年,在温州瑞安市万松、湖岭一带的无名山头,出现了一群占山为王的抢劫团伙,他们三五成群,在山间专门抢劫过路的老人、妇女和小孩,不少女性受害人遭到奸污,一时间人心惶惶。

  由于当时的民风观念比较保守,很多受害女性受到侵犯不敢声张报案,更助长了犯罪分子的猖狂气焰。

  最终,有受害人挺身而出选择了报警。接警后,瑞安警方立刻组织警力进行调查。

  但作案地点都在山上,且很多受害人都未报警,给警方取证调查造成了极大困难。

  为掌握有效信息,瑞安警方加大基础走访调查,逐渐找到相关的受害人,并渐渐摸清了这一犯罪团伙的情况,陆续将该犯罪团伙成员抓获归案。

  而作为团伙主要成员之一的犯罪嫌疑人金某却一直潜逃。

  金某生于1972年,是瑞安湖岭人,无业的他在厮混中认识了邻村的林某等人,最后合谋结伙抢劫,流窜在瑞安周边一带的山头。

  更令人愤怒的是,他们有时碰到女性受害人还会见色起意,继而实施强奸、轮奸等兽性行为。

  1994年至1997年之间,这一团伙流窜多个山头进行疯狂作案,给当时的社会造成了极大恐慌。

  ●20多年后警方锲而不舍抓获嫌疑人

  经过警方的侦查,这个作恶多端的犯罪团伙被摧毁,相关涉案人员也被一一抓获归案,唯独金某20年来始终逍遥法外。如今案件的主办民警换了好几拨,但警方一直没有放弃对金某某的追查。

  金某在逃期间,民警多次到其家中进行劝投,但家属一直不配合警方工作。

  警方根据线索,曾多次蹲守在金某家附近等待潜回家的金某,但几次抓捕都被他逃脱。

  几年前,瑞安警方获悉金某在福建出现,立刻组织警力到福建进行抓捕,可惜金某正好临时有事外出了,让民警扑了个空,事后金某悄悄地溜掉了。

  至此,成为“惊弓之鸟”的金某便更加小心,不停地变换居住地址和身份,躲避警方追捕。

  瑞安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一中队长蔡其勇曾经是犯罪嫌疑人金某户籍所在地的辖区民警,多年来一直在追查金某的去向。

  今年1月,蔡其勇在全面梳理本案的材料和历年获得的线索时,发现金某极有可能在温州一带落脚。经进一步侦查,民警确认金某在温州市鹿城区的七都岛上落脚。

  3月2日下午16时许,在特警的配合下,抓捕小组顺利抓获逃犯金某。

  ●20多年里,东躲西藏的潜逃生活

  落网后,金某回忆了自己20多年东躲西藏的日子。

  1996年事发时,时年24岁的金某便带着几百元连夜翻山出逃,坐大巴车从瓯海到安徽,投靠在安徽种田的亲戚。在安徽待了几个月后,金某听人说山东有活干,又跟着人来到山东。最后在这里学会了捏糖人的手艺。

  在山东待了一段时间后,金某又辗转江西、四川、福建等地,最后于2014年回到温州,还曾在温州的苍南、平阳等地的会市摆摊。被抓时,金某的身份是某器材公司的安装工。

  “当时抱着‘能跑多久跑多久’的想法,现在回到瑞安,心才放下了。”金某说,这些年来,他最害怕听到警车拉警笛的声音,有时候120急救车开过都能吓到他,如今乘车需要身份证,他这几年出行都是骑自行车。

  这20多年里,金某也曾数次暗中回家探望父母、妻子和孩子,但家人的态度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说,父母和兄弟姐妹都当没有他这个人,和妻子感情疏远,见面电话就吵架,而对于双胞胎儿子而言,他不是一个好爸爸,20多年都不曾喊他一声“爸爸”。

  金某某低垂着头说:“以前不懂法,年少无知,闯下这样的祸,想对受害人说声对不起,现在面对现实踏实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