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时候比影视作品还要戏剧化。

  26年前,仙大姐刚刚18岁,第一次走出湖南老家。短短2年间里,她遭受到了她想象不到的恶意与磨难,也遇到了同样想象不到的善意。

  仙大姐被人骗出家乡,到外地打工。可在半路上,对方把她抛弃了。

  下了火车后,她身无分文,沿街乞讨,以拾荒度日,一路流浪到杭州萧山,直到遇到了萧山临浦的一位周大哥。

  “她是湖南人,湖南到这里路很远,她也不知道怎么回去,无家可归。”周大哥说,当时是在路上看到的仙大姐,她在流浪,在外面捡破烂。当时周大哥动了恻隐之心,觉得一个20来岁的小姑娘,一路拾荒乞讨很可怜,就收留了她。

  时间长了,两人有了感情,就住在了一起。但当时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向警方反映这个情况,直到最近,周大哥遇到了一个“难题”。

  周大哥是低保户,一个月能拿到固定的低保金。以前他俩种点蔬菜,做点零工,日子还过得去。但现在由于仙大姐身体不太好,经常要看病,医药费的开销大了,有点吃不消了,可没有户口,办不了低保和医保。

  于是,周大哥向村主任求助,村主任在临浦派出所社区民警来伟良下乡走访期间,反映了这个情况。

  考虑到仙大姐一家的身体情况,临浦派出所本着“最多跑一次”的改革精神,决定由社区民警来伟良上门采集照片并了解相关情况。

  当天,派出所户籍办证中心的郑亚华警官得到社区民警反馈的信息时已经下班,但看到周大哥一家也非常焦急,郑警官决定加班继续寻找。

  仙大姐说自己是湖南人,名字叫仙那云。但郑警官在全国网上核查了,却找不到这么个人。

  会不会是由于口音的差异,仙大姐把自己的名字记错了?第二天,郑警官再次向仙大姐询问当年的相关情况并做了细致的记录,进行更深入的查找。

  湖南可是人口大省,凭着一个模糊的名字想找到一个26年前就已经失踪的人可真不是件容易事。

在经过大量的查询分析后,郑警官发现在湖南的龙山县,有很多人姓向。在经过大量的查询分析后,郑警官发现在湖南的龙山县,有很多人姓向。

  仙大姐会不会姓“向”?郑警官大胆地做了推测。

  仙大姐还曾提到,她父亲叫仙其佑,洛塔村有个村主任叫向其文。郑警官怀疑,这个洛塔村会不会就是龙山县的某个村?

  郑警官立即联系上了龙山县洗车派出所,在当地民警的大力协助下,郑警官得到了洛塔村村书记的电话,得知当地有个向家,在二十多年前,的确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失踪。

郑警官和当地派出所民警一直联系郑警官和当地派出所民警一直联系

  向家姑娘年龄和失踪前的相关情况与仙大姐描述的都基本吻合,在村书记的帮助下,终于确认仙大姐就是当初失踪的那名女子,真名姓向。

  郑警官继续与当地派出所联系,询问当地迁户口所需要的手续,并列好清单交给周大哥,嘱咐他们去之前务必准备好相关资料。

  随后,在郑警官的帮助下,向大姐联系上了在深圳做贸易的姐姐。

  向大姐的姐姐说,妹妹离家那年,她在湘潭读大学,这一别,就是26年。这么多年,家里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能找到妹妹,一家人都非常激动,因为母亲已经60多岁了,她一直念叨,有生之年,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妹妹。

  姐姐说,20年前,她们村里的一个姑娘,嫁到了萧山,说曾经在萧山看到过向大姐,她们也来萧山找过,但没有结果。

  最后,临浦派出所给向大姐开了证明,村里帮忙买了车票。5月1日,社区民警来伟良将周大哥和向大姐送上了回湖南老家的汽车(因为向大姐无身份证,无法购火车票)。

  5月2日,向大姐的家人已经早早地等候在汽车站。向大姐一下车,一家人就抱成一团,相拥而泣。辗转26年,向大姐终于和家人团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