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日,位于舟山市定海盐仓的长途汽车客运中心,一名女子买一张去宁波的票,售票员让其出示身份证。

  女子朱悦(化名),她从包里掏出身份证。售票员发现眼前人的面容和身份证上有差距。

  “怎么不像你啊?”

  女子解释,身份证照片好早以前拍的。售票员没有放松警惕,将女子带到了办公室,请定海城东派出所民警前来处理。

  民警任源斌查证,朱悦手上的身份证是真的,但证上照片,却不是朱悦本人。

  事情到这里,就是冒用身份证,但此时转折出现了——

  骤然发现父母原来是养父母,姑娘离家20年

  没有身份证,是丢了身份证吗?朱悦说不是,是她从没办过身份证。

  一个30多岁的人,怎会没有办过身份证?原来朱悦有段心酸往事。她老家黑龙江双鸭山市,1998年,当时她13岁,有一天骤然知道,自己的父母不是亲生父母,而是养父母。姑娘一时想不开离家出走,却没想到,这一走就是20年,再也找不到养父母了。

  朱悦说,她离开黑龙江后,一直往南,一个人走过很多地方,也吃了很多苦,后来在广州安定下来。如今在广州打工,前几天来舟山走走,旅游完了正打算回去。

  少小离家,中途辍学,身无一技之长,孤身在外举目无亲,却要养活自己,这当中的艰辛不足为外人道,任源斌决心要帮朱悦找到她的家人。

  在外漂泊几年后,朱悦也慢慢想开了,养父母虽然不是亲父母,但一直抚养她,其实胜似亲人。她想回家,曾经也拨打记忆中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了。

  两地警方多番查找,发现她的堂姐在桐庐

  有过很多次,朱悦想要回去黑龙江找养父母,但又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们,无颜回家,而且记忆不清,她也不知道去了黑龙江是否还能找到。

  种种矛盾纠结,这20年来朱悦一直没能和家人团聚。

  对朱悦冒用他人身份证的事实,定海警方对其作出了罚款500元的处罚。另一方面,城东派出所民警联系黑龙江双鸭山市警方,请他们帮忙寻找朱悦的养父母。

  两地民警经过多番查找,得知朱悦养父的弟弟,如今在桐庐,他的女儿,也就是朱悦的堂姐,也在桐庐。

  任警官拨通了堂姐陈女士的电话,告知事情始末,陈女士一听,就着急地想要和朱悦通话。陈女士说,堂妹离家出走后,她的养父母一直在找她,奈何人海茫茫。

  亲人相见,抱头痛哭

  朱悦是不是陈女士失散的堂妹?这事八九不离十了,不过还要再确认一下。朱悦和陈女士拨通了手机视频通话,电话一接通,双方望着对方的面容,依稀可见儿时的轮廓,不禁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姐……”对着视频,朱悦终于忍不住喊出了对亲人的呼唤,想起自己20年在外举目无亲,此刻伤心又高兴,眼泪一串串地涌出眼眶,再也无法抑制,泣不成声。

  姐妹俩挂了电话后,陈女士立刻表示来舟山接堂妹,当天夜里10时多,陈女士和她丈夫、母亲3人,从桐庐开车过来,赶到了城东派出所。亲人相见,又是一场抱头痛哭。陈女士说,她的伯伯伯母,也即朱悦的养父母一切安好,两位老人如今都60多岁了,如果得知失散多年的女儿回家,定会十分高兴。

  当晚,经历一场悲喜交加的朱悦随着堂姐离开了舟山,带着感激之情踏上了前往桐庐的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