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速公路的匝道内睡了个觉,最后司机却被刑拘,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5月2日下午3点50分,高速交警五大队民警梁清华和沈策巡逻至庵东互通往宁波方向匝道时,发现路边停靠有一辆白色小轿车。小车驾驶室车门处于半开状态。出于安全考虑,民警立即前往查看,只见车内驾驶室和副驾驶室的座位都向后放倒,两名男子正在呼呼大睡,时不时散发出一股酒气。

梁警官敲门将驾驶座上的男子叫醒,并示意他出示驾驶证和行驶证。梁警官敲门将驾驶座上的男子叫醒,并示意他出示驾驶证和行驶证。

  经身份核实,这两名来自贵州的男子都姓周,是堂兄弟。坐驾驶座的是大周,副驾驶是小周。面对民警,大周不停解释,车子不是自己开的,他只是坐在驾驶室里休息睡觉而已,真正的驾驶员叫赵某,是他们的远房亲戚,刚才去路边方便,至今未归。大周说,等待的过程中自己才换到驾驶室睡觉。为了让民警相信,大周还拿出手机不停拨打赵某的电话,用民警听不懂的贵州方言与之交谈。

  现场民警联系了拖车将车辆转移至庵东收费站外广场,并对大周进行了呼气酒精检测,测试结果高达200mg/100ml,已达到醉驾标准,随后民警将大周带到医院抽血进行血液酒精检测。

  在此过程中,大周一口咬定自己没有开车,车是赵某开的。为了还原事情的经过,沈警官前往庵东收费站监控室,调取该车上高速时的抓拍照片,同时梁警官着手联系赵某。很快,庵东收费站卡口的高清照片被调了出来,开车的赫然就是大周。同时,民警也联系到了赵某。

  面对民警的询问,赵某如实坦白,当时大周打电话联系自己,是希望自己帮他顶包。“我是他们的远房兄弟没错,但是我今天一直在厂里上班,怎么会帮他们开车呢?”赵某对大周的话摇头不已,“你酒后驾车已经是错了,还要我顶包说是我开的车,这不是错上加错嘛!民警同志,我绝对没帮他们开车!”

  大周终于承认了自己的醉驾行为。

  大周说,自己中午和几个老乡兄弟喝了酒,下午两点半在杭州湾新区庵东收费站上了高速,没多久困意袭来,便在匝道内找了个地方就停车睡觉了。

  目前,大周因涉嫌危险驾驶已被刑事拘留,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