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二四六,浙昆衢州市柯城区华墅乡三官岭村64岁的吴水根清晨5点就起床,为女儿秦霞仙准备好简单的早餐,然后俩人电动车、公共汽车换乘一个多小时到医院,做四小时血透,再辗转回家——这样的日子,吴水根坚持了13年。

  38岁的秦霞仙是他的继女。2005年,秦霞仙的母亲去世前,在病榻上抓着吴水根的手,请他照顾好患病的女儿。“答应了老婆的事情,我一定要做好,只要我还在,就会担起这份责任。”4月2日,吴水根向记者表示。

  秦霞仙一直叫吴水根叔叔,“可在我心里,已经把他当做父亲,如果没有他,我不可能活到现在”。

  因家境贫困,吴水根年近40岁还没娶妻。1993年,经人介绍,吴水根与邻村丧夫的朱樟英结婚。朱樟英育有一子一女——当时其女秦霞仙13岁,其子11岁。两人结婚后,吴水根踏实肯干,和妻子关系和睦,让原本有些排斥这名“新爸爸”的秦霞仙姐弟逐渐对他改观。

  就在家里生活渐渐宽裕起来时,秦霞仙于2003年被诊断出患有尿毒症。吴水根夫妻俩带着她到处求医,可病情持续恶化,到2005年时已经需要一周三次血透维持生命。

  2005年,朱樟英患淋巴癌,半年后去世。临终前,她把吴水根叫到床边说:“我时间不多了,你要照顾好女儿,求你了。”吴水根含泪点头答应。

  “叔叔每周三次带我去血透,平时还要种菜,照顾橘子林,家里的收入就靠这片橘子林。他身体也不好,可舍不得去医院,说要把钱留给我治病。”秦霞仙告诉记者,血透每月要自付3000元医药费,卖橘子微薄的收入实在难以维持,这几年靠着低保、大病补助、社会捐款才坚持下来。

  秦霞仙说,为了给她治病,吴水根一度想卖掉自己结婚前居住的三间瓦房祖屋,被她劝阻了,“这是叔叔唯一的退路了,能不卖就不要卖”。

  虽然一时被劝住了,可吴水根想等女儿等到肾源可以移植时,再卖这祖屋。“已经做过肾源登记了,医生说要等起码5年,手术费30万元,卖了祖屋肯定还不够,再想办法借钱吧,如果能移植,她就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生活,这是我最大的愿望。”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