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比她小6岁,他和她都是离异带孩子,他从此对她百般体贴,之后常常嘘寒问暖“要不要送你一程”,“要不要接你回家”。

  离异多年、45岁的俞女士怦然心动。她以为缘分终于来了。

  她也没想到,最后警方找到了她问,那个男人是不是也骗过你。杭州富阳检察院最近起诉了一个专门用姐弟恋来骗钱的骗子。

  俞女士离异多年,坚强地一人养育女儿。转眼女儿都到了快结婚的年纪。2016年7月,俞女士叫了一次网约车,开车的男人浓眉大眼、热情而温暖,两人加了微信。

  男人吴某,39岁。后来,他常常跟俞女士联系,“我就在你家附近,要不要捎带你一程”。一来二去,女人感到了久违的温暖。男人说自己也是离异多年,带有一个女儿。

  一个多月后,不顾家人反对,俞女士和吴某确定恋爱关系。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男人偶尔会开口向俞女士借钱。

  最早的理由是女儿要订校服,借几百元。

  接下来的借口就夸张了,不过恋爱中的女人是糊涂的。妈妈生病住院要换肾、阿姨死了、妹夫要动开颅手术,一直到吴某自己得了脑瘤,又查出肺癌。

  俞女士一次次拿出钱来,前后一共4万元,这是她原本存给女儿的嫁妆钱。

  直到2016年11月的一天,俞女士发现原来吴某根本没有女儿,只有一个儿子时,心碎了。男女朋友分了手,但是俞女士怕说出去难听,吃了个哑巴亏。

  今年年初,警方找到俞女士,问她是不是也被吴某骗过。

  原来,当时吴某经营的姐弟恋,不止俞女士一个人,后来相继还有一个已婚的女人,两人在微信里称老公老婆。

  最后导致案发的是一位61岁的大姐,吴某没有正当工作,网约车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做做。他平日里住在小旅馆里,在那里他认识了保洁大姐。他嘴巴甜,日子久了,上了年纪原本是异常谨慎的大姐也搪不牢,两人也些许暧昧起来。

  吴某向大姐借钱的理由是自己妈妈去世要筹措丧葬费。大姐给了他1万多,后来不放心,去了吴某老家的村子,才发现吴某的妈妈健在,不禁愕然。是以报警。

  后来警方在调查中发现,吴某这几年在富阳法院还有不少民间借贷案子,债权人都是女人,不知道当时是什么原因借钱给吴某,债务总额有20多万。法院执行要求吴某每月归还一定数额。但是吴某没有工作啊。

  在这三位姐弟恋的受害人这里,吴某一共借了7万余元。

  目前,吴某被富阳检察院以诈骗罪提起公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