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绝代——王丹凤画传》封面《风华绝代——王丹凤画传》封面
《护士日记》海报《护士日记》海报
王丹凤柳和清结婚照王丹凤柳和清结婚照

  昨天,很多人的朋友圈都被一位浙江宁波籍影星王丹凤去世的消息刷屏了,“著名演员王丹凤于5月2日凌晨4时许在华东医院过世,享年94岁。”

  王丹凤,这个名字,年轻人可能没有什么印象,因为她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完全息影了。但在50后、60后眼里,那可是绝对的影星中的“女神”,丝毫不亚于80后心目中的林青霞。

  王丹凤16岁涉足影坛,从影四十年,是唯一一个参演巴金《家》《春》《秋》改编同名电影的女明星,也是唯一一个应邀参加美国总统里根就职典礼的中国籍女演员。她被评为上世纪“50年代最漂亮的女演员”,是1962年新中国首次推出的“二十二大影星”之一,被誉为“小周璇”。她的代表作有《家》《海魂》《女理发师》《桃花扇》《护士日记》等,海报挂在全国各地的电影院,在那个不讲娱乐的年代,她是真正的国民演员。

  80后、90后们,如果你没有看过王丹凤主演的电影,但你一定听过她演唱的那首《小燕子》。对,就是那首伴随着无数人童年的“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它的原唱者就是王丹凤,她在《护士日记》里出演的女护士简素华哼唱着这首歌哄一个孩子入睡,传唱至今。记者 潘卓盈

  多年后张爱玲依然记得她的美

  直到去世,几乎所有人对她印象最深且念念不忘的,还是美!“有点像王丹凤”成为那个时代衡量美丽程度的流行表述之一,甚至她演的形象成为一代男性的择偶标准。

  有人说,王丹凤那张脸,是标准美人的典范,她生得明媚、洋气,走到哪里,哪里春暖花开。1949年,香港曾有“沪港四大女星”之说,王丹凤榜上有名,其他三位分别是李丽华、周璇、白光。

  王丹凤到底有多美?

  就连毒舌、爱挑剔的张爱玲都在自己的书信集中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宁波人漂亮的多,如王丹凤,我想是沿海史前人种学关系。”这句话出自张爱玲旅居美国时写给友人夏志清的信。你想,能让张爱玲都心悦诚服夸漂亮的女人有几个?时隔多年,跨了半个地球,见多了各式美人,张爱玲却依然对上海滩漂亮的王丹凤印象如此之深。

  出生于1945年的香港歌星罗文1981年在接受香港报纸采访时说:“从前在广州念小学的时候,班上分成两派。一派迷王丹凤,另一派迷王晓棠。我是王丹凤迷,我的偶像就是王丹凤。凡是她演的电影,如《护士日记》《海魂》《家》等片,上映一部我看一部,《护士日记》我都看了三遍,那首插曲《小燕子》我都背出来了,至今还能从头到尾唱下来。”

  杭州60后作家蔡天新从小就是王丹凤的影迷。“小时候天真地以为,丹凤眼就是长着王丹凤那样好看的眼睛。1997年夏天的香港,我在谢晋导演的酒会上见到过她,那会她正从包包里拿出镜子对着照。”20多年前,惊喜见到偶像的蔡天新,后来把这段偶遇写进了他的《数字与玫瑰》一书里。

  “那次是去参加香港的一个电影首映酒会,我们内地过去的就三个人,包括谢晋和我。谢晋当时坐我旁边,他和王丹凤很熟,看着已经70多岁的她从包里拿出镜子当众对着照,谢导乐呵呵地一旁开玩笑,你这老太太,还真是爱美!王丹凤也不生气,继续开心地照镜子。”蔡天新昨天向快报记者回忆。

  从王玉凤到王丹凤

  王丹凤原名王玉凤,出生在上海,祖籍浙江宁波,父母经营旅店。她并非出身于什么演艺世家,只是小时候爸爸喜欢看地方戏,每次去戏馆子看戏,都会带上她。哪知就这样播下了艺术的种子。她把爸爸妈妈给的点心钱,全都省下来,凑着与姐姐一起去看电影。当时的电影演员,全都成了她崇拜的偶像。在她睡铺周围洁白的墙面上,贴满了影星的相片,阮玲玉、陈

  云裳、袁美云、胡蝶、周璇……

  后来美梦成真。在电影公司工作的邻居舒丽娟知道她喜欢电影,便带她去片场看拍戏,导演朱石麟慧眼识珠,让玉凤在《龙潭虎穴》里扮演了一个小角色。从此开启她的银幕之路,朱石麟还为她取了个更响亮的艺名“王丹凤”,取自“丹凤朝阳”。

  王玉凤正式改名为王丹凤,第一次在影片《灵与肉》中饰演了一个女大学生。试放样片的时候,她的镜头虽然瞬息即逝,却获得了好评。朱石麟导演满含笑容对王丹凤说:“你已经顺利地跨出了第一步。下一次可以挑一个重头角色试试了。”

  果然,王丹凤在她拍摄的第二部影片中担任了主角,并且声名鹊起,一炮打响。这部电影便是《新渔光曲》。王丹凤的名字也随着《新渔光曲》的歌声传开了,被称为“小周璇”。

  我不出门的

  去年在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式的舞台上,坐着轮椅的王丹凤领取了组委会颁发给她的华语电影终身成就奖。此时的她,已经20多年没有公开露面。

  她参加《鲁豫有约》的节目,一坐下来,开口就是:“我不出来的。”

  “从小,我妈妈总是跟着我的。不拍戏我很少出去。我妈妈也不喜欢我东跑西跑。”原来她的“很少出来”不只是年老后退隐不出门,年轻时代走红,也少出门。

  但她曾有两次长时间出远门,去的都是香港。

  第一次是1948年,到香港,拍电影,妈妈跟着。在长城电影公司旗下拍了《无语问苍天》《琼楼恨》《瑶池鸳鸯》《海外寻夫》等六部电影,走红东南亚,至今被影迷惦记。本可以在香港继续做一个风光的女明星,但新中国成立后,抱着对新时代的向往,以及想回上海和未婚夫柳和清完婚的迫切心情,王丹凤放下香港的一切,回了上海。对于王丹凤的告别,香港影迷多有不舍,当年香港报刊对于王丹凤的上海大婚,还有大版面报道。

  王丹凤再访香港,是在拍完《玉色蝴蝶》息影后。1980年的《玉色蝴蝶》成为王丹凤的封箱之作,此后她便淡出影坛。

  1981年秋,香港掀起了一阵“王丹凤热”。影迷们奔走相告:阔别30年的王丹凤回来了!香港各家报纸纷纷刊登王丹凤的照片,报道在香港探亲、访友,会见影坛人士的消息;电台邀请她到播音室作现场采访,交流互动。

  第二次长居香港,她是开餐厅。1989年,柳和清从上海电影制片厂退休,与妻子王丹凤开始涉足香港餐饮业闯天下。在香港铜锣湾,他们开了一家素食餐馆“功德林”。夫妇俩研究美食佳肴,主打素食,在当地海鲜流行、荤菜遍地的美食餐饮界独树一帜,从而扬名香港饮食界。

  柳和清出身电影世家,又有夫人王丹凤作为后盾,“功德林”开得颇有文化,就连开列的菜谱都充满传统文化的气息。从内地前去定居的故交林风眠、黄永玉,华君武、程十发等众多访港老友,还有金庸、蔡澜等香港名人……“功德林”成了旧友新知聚会的好地方。

  晚年,王丹凤和丈夫柳和清选择把餐馆转让,回故乡上海颐养天年,过起隐居生活。王丹凤每天都会和丈夫柳和清牵手去散步,回到家里,他们则一起侍弄小菜园。从年轻到年迈,难得的就是这份陪伴。王丹凤说她一生交过的男友就只有丈夫柳和清,两人相看两不厌地走过了65年,直到2016年柳和清去世。

  而今,王丹凤也随着丈夫仙去。一代传奇美人就此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