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琴被“刘叔”殴打留下的伤疤。 记者 葛亚琪 摄小琴被“刘叔”殴打留下的伤疤。 记者 葛亚琪 摄
昨天上午,小琴在湖滨派出所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图片由湖滨派出所提供昨天上午,小琴在湖滨派出所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图片由湖滨派出所提供
湖滨派出所为小琴出具的证明。图片由湖滨派出所提供湖滨派出所为小琴出具的证明。图片由湖滨派出所提供

  2008年,14岁的贵州姑娘小琴(化名)被老乡“刘叔“拐骗离开了老家,从此和家人断了联系。10年间她走遍大江南北,边打工边寻亲,但因为没有读过书,不认字,也说不清家庭信息,一直没有找到回家的路。

  直到这个五一,她因为旅游来到杭州,一切有了转机……

  被骗

  小琴1米5多点,看起来有30岁上下,可实际年龄她自己也不知道。

  10年前,小琴被一个叫“刘叔”的老乡带出了老家,理由是到外面去打工。起先,小琴的妈妈担心女儿年纪小,出去会被人骗不同意,但是经不住“刘叔”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妥协了。没想到,小琴这一走,10年都没有回家。

  小琴记得,走的那天刘叔带着她乘双层长途汽车先到了福建厦门,这是她第一次走出大山,见到繁华的都市。

  在厦门,“刘叔“给她找了工作。

  “我每天赚来的钱都要交给他,他只管我吃饭,有的时候连饭都不给我吃,还威胁说如果逃跑就回家杀了我爸妈。”小琴说。

  大约一年后,小琴求着“刘叔”帮忙联系了一次父母,接起电话妈妈就问她怎么一直不回家?她哭着和妈妈抱怨受到的委屈,说“刘叔”对她不好,还打她。

  挂断电话,“刘叔”又狠狠地打了小琴,把她打得满身是血晕倒在路边,自己则扬长而去。

  幸好,一位路过的大叔把小琴送到了医院,并帮她支付了医药费。小琴出院后,大叔看她可怜,就介绍他到北京打工。“这个大叔人很好,带我去北京,给我找了个卖水果的工作,还帮我付了第一个月的房租。”小琴说。

  后来,小琴在北京逐渐安顿下来,就想着寻找家人,但是因为没有文化,说不清家里的具体信息而一直没什么进展。

  小琴想着,自己是贵州人,去贵州打工找到家的机会可能会大一些,于是几年前,她又想方设法来到贵阳打工,找了一份保洁员的工作。她也去了当地派出所,可因为提供的信息极其有限让民警们无能为力。

  “每到晚上,我都是一个人,只能哭,心里想着爸爸妈妈,想着我为什么找不到他们?”

  转机

  今年1月份,小琴为了多赚点钱,跑到绍兴打工。在店口镇,她通过微信“附近的人”功能认识了河南小伙小郝,迎来了人生的转机。

  小郝今年28岁,在店口镇一家空调厂打工,母亲早逝的他和小琴很有共同语言,两人很快走到了一起。小郝了解了小琴的情况后,也曾帮助她寻找家人,可因为信息缺失,没能找到。

  5月1日,小郝带着心情低落的小琴到杭州西湖来散心,晚上,两人在酒店登记入住时,酒店前台发现小琴没有身份证,就建议他们去附近的湖滨派出所开证明。

  “既然要去派出所开证明,那不如顺便请民警帮忙找找你的家人?”小郝随口一说,没想到给小琴回家开启了一扇门。

  深夜11点多,小琴和小郝赶到湖滨派出所,接待他们的是值班民警章伟刚。刚开始,小琴提供的一连串亲人的名字让章伟刚晕头转向,通过省公安厅有关系统、全国人口信息系统查询均未果。

  “她提供的几个名字三个字里有两个是错的,地址也很模糊,只知道他们家叫‘大寨’,所以怎么也找不到。”

  不过,小琴的运气不错,这位章警官刚好有着多年的公安信息化建设经验,他通过关键词查找和模糊查询,在公安部云搜平台内获得了多条疑似信息,并通过年龄和地址逐渐缩小范围,还把可能的人员照片让小琴指认。

  “最后剩下200多个人,刚好她姐姐和她长得特别像,所以她一眼就认出了她姐姐,这才对上号。”

  原来,小琴的家在贵州省铜仁市石阡县的一个山村。她1994年出生,今年24岁,2008年被拐时才14岁。章警官还了解到,小琴的户籍信息已于2013年办理了人口失踪注销手续。

  回家

  当晚,章警官就通过贵州当地警方联络到了小琴的姐姐和姐夫,双方很快通了电话,加了微信。

  小琴的姐姐在电话里告诉小琴,爸妈在她失踪后一直在找她,但是一直联系不到“刘叔”。小琴的妈妈还专门去福建打工6年,但除了失望,一无所获。因为小琴离开时还没有办理身份证,所以这么多年当地派出所也没有办法。小琴的爸爸更是因此忧郁成疾,不幸于去年去世。

  “找不到了,再也找不到了,这是我爸爸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小琴说着放声大哭。

  昨天上午,小琴接到了妈妈的电话,母女俩有说不完的话,小琴的男朋友小郝决定亲自送女朋友回家。

  湖滨派出所也为他们开具了证明,帮助没有身份证的小琴能顺利回家。

  记者 葛亚琪 通讯员 程建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