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记者从金华武义县公安局获悉,18年前丧尽天良拐卖小姨子的韩某,在当地警方坚持不懈的追捕下,终于在广州番禺落网。

  18年前,武义深山一名花季少女离奇失踪,父母多方寻找无果。不料5年后,少女伺机逃回家乡,找到民警哭诉,称自己被堂姐和堂姐夫拐卖到河南,受尽折磨。

  警方立即展开侦查,2012年8月,锁定了案犯潘某,在柳城将其抓获,同时对同案人员韩某和陈某进行网上追逃。2013年8月28日,收买少女的案犯陈某在云南省临沧市云县的一辆大巴上被民警抓获,而最后一名案犯韩某多年来始终未能归案。

  对此,武义警方坚持追捕,从未放弃。

  14岁花季少女惨遭拐卖

  2001年春节,潘某带老公韩某回柳城老家过年,韩某看到潘某的堂妹潘小宁(化名)长得不错,就和潘某密谋把小宁拐走卖掉。

  2001年7月份,潘某再次回到柳城老家,对刚放暑假的小宁说,带她去厂里看妈妈,单纯的花季少女就这样被堂姐骗到了河南省新蔡县一个偏僻农村里。

  “我堂姐夫妻两个人都和我说去一个朋友家玩一下,之后他们就把我带到了一个男的家里,那天他们还一起让我喝酒,骗我说是这边的风俗,一定要喝的。我好像喝了很多酒,就睡去了,醒了以后那个男的告诉我,堂姐他们有事出去一下,就不让我走了,后来我堂姐夫妻两个再也没有回来过……”小宁说,就这样,她被卖给了她堂姐夫韩某的同学陈某,一个叫做“伟”的男子。

  河南农村受侵犯三载不敢反抗

  从同村人嘴里得知,她是被堂姐卖给陈某的,卖了很多钱,小宁找机会跑出去找到一个小店,想打电话给妈妈,电话没打通就被陈某带回家了,还挨了一顿打。

  那一年,小宁还没满15岁,不谙世事,天真地以为堂姐会回来带她走。

  堂姐潘某住在隔壁村,小宁好几次想去找堂姐,表示自己想回家,可都没有成功。

  之后陈某要求小宁和他发生性关系,小宁一开始没有同意,一不同意就会惨遭毒打,久了也就没有办法了,只能委身。

  一直到2004年年初,陈某带小宁去广州打工,事情才开始有了新的转机。

  2005年,小宁在广州,认识了一个叫“小文”的男子,在他的帮助下,小宁逃到了湖北,重获自由。

  2006年4月,小宁在小文的陪同下,终于回到了浙江武义老家。

为3万元竟将手伸向亲堂妹为3万元竟将手伸向亲堂妹

  “因为当时我们身上也没什么钱,看到她还小,就想这么小的小孩好骗点,把她骗到了河南卖给了那个叫做“伟”的男子换点钱用用。”案犯潘某被捕后这么对民警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第一款之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2012年12月6日,潘某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在狱中,潘某多次出现恐惧性抽筋现象,为自己犯下的罪状懊悔不已。

  收买人陈某,在被捕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2013年11月12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一款,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

  全国多地潜逃6年终落法网

  2018年4月22日,通过侦查,警方在广州市番禺区洛浦街附近抓获这名潜逃多年的嫌疑人韩某。

  韩某向民警坦白,他是在2012年他老婆被法院判了之后,知道自己被上网追逃的,也有几次想过投案自首,但是后来想想还是害怕,以前因为偷东西坐过8个月的牢,所以一直没敢回来,在天津、河南、浙江各地谋生,近两年一直在广州打工,直到被抓到。

  “我没读过书,当时也不懂法律什么的,只想着把小宁卖给别人当老婆,等两个人在一起久了,生了孩子,到时候回来也就不会有什么意见了。”韩某说,这么多年在外飘零,没睡过几个安稳觉,最对不起的就是一双儿女,我们夫妻两个没陪着他们成长,女儿马上就要高考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自己又要缺席。

  目前,韩某被羁押在武义县看守所,等待他的,将是漫长的牢狱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