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现场事故现场
货车司机老翟(左一)货车司机老翟(左一)

  浙江在线4月23日讯(浙江在线记者记者 施雯 通讯员 王峰 黄洁菁)凌晨3点多,坐在医院骨科病房的抢救室里,守着下半身已经没知觉的儿子,悲伤和愧疚,驱赶了老翟浓浓的睡意。

  这位父亲没想到,自己的一个急刹车,竟把23岁还没成家的儿子推向人生痛苦的深渊。

  热轧钢把儿子砸飞出车外

  下半身不能动

  4月22日凌晨,老翟和儿子摸黑起床,开着老板家的大货车,运了三个卷成圆柱体的热轧钢带从上海的钢铁厂出发去杭州富阳。

  老翟开的这辆货车是红色的,车长大约13米,三个热轧钢带装车后,车上还有很多空隙。不过,出车前装货时,厂家把货是固定好的。

  开车二十多年了,为人本分老实的老翟,没有出过什么事故。

  儿子今年23岁,虽然他不会开车,但老翟这几年在外面打工一直带着他,让孩子帮忙装货打个下手。老翟还有个12岁的小儿子,在老家由妻子带着。

  这趟带货是回程车,老翟和大儿子就租住在富阳乡下的农民房里,出车的时候,老翟就让大儿子坐在副驾驶位上。

  凌晨3点多的时候,货车行驶到杭州余杭区临平境内的临平大道(320国道)的荷禹路路口,车子突然一个急刹制动,导致货架上装的钢卷滚动起来,其中一个钢带直接向车头方向滚了过来。

  要知道,一个钢带的重量高达23.5吨,带包装重量在25吨左右,车头可能会被直接砸成“铁饼”。

  钢带向车头偏右的方向滚去,副驾位的儿子小翟不幸被这突如其来的重器击中,巨大的冲击力立刻将他的身体狠狠甩出车外,25吨重的钢带就砸落在小翟身后。

  小翟的腰部被重重砸了一下,虽然没有什么皮外伤,但整个人下半身不能动弹,失去了知觉。

  驾驶室被砸中后,也立刻起火了。惊慌之中,司机老翟赶紧脱身离开了驾驶室,没有受伤的他,立刻向儿子奔去。

  他开了20多年车

  第一次出这么大事故

  事发现场余杭临平大道荷禹路路口,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刹车印。

  交警和120急救车陆续赶到现场进行救援,老翟和儿子一起被送往余杭区第一人民医院救治。医院2号住院楼10楼是骨科病房,记者见到了老翟父子和一众亲友。

  老翟说他们父子二人受雇给人开车。发生意外后,老板垫付了所有的医药费用。可是老翟还是一筹莫展。因为儿子伤得太重了。

  儿子躺在病床上,意识是清醒的,家里几个亲戚正在帮忙擦脸。

  身材消瘦、皮肤黝黑的老翟坐在病房的一角,正眉头紧锁、满面愁容地望着儿子。

  记者问起儿子的伤势,老翟只是苦恼地摇摇头,并表示自己并不想说话。

  病房外,老翟的侄子和亲戚向记者说起了小翟的病情。

  “他被砸中了腰,目前生命危险是没有,但医生说伤势是很严重的。如果治得比较好的话,能坐轮椅;情况差的话,就只能瘫在床上了。他还那么年轻,都没有处对象成家呢,这后续的生活肯定成问题,我叔这下压力可大了。”老翟侄子这样说。

  老翟一位亲戚和老翟一起租住在富阳,也是开大货车的司机。

  这位亲戚说:“老翟是个老实人,开了20多年货车,从来没出过事故。现在一辆大货车少说也要50多万元,他们买不起车。父子两个人是领工资给老板开车的,两个人加起来月收入也不多。除去租金,他们还要养活河南老家的亲人,生活挺不容易的。”

  事发时为什么会突然急刹车的呢?

  老翟自己说,当时是在马路红绿灯口避让一辆面包车才急刹的。

  目前,交警部门正在就这起事故进行相关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