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中午,钱报96068热线接到读者报料,杭州城北沈家浜石塘路130号有工人出了意外,昏迷不醒被紧急送医。

  出事的是小彭,老家在重庆,今年只有22岁。在杭钢医院的抢救室内,他双眼紧闭眉头紧锁,身上插着各种管子,由两个工友照看着。

  “中午12点多一点我们到厂里,就看到他躺在地上,脸上血迹斑斑,额头有很多虚汗。”120急救中心的担架员说,抬小彭上车时,小彭的手软绵绵的,从石塘到杭钢医院20多分钟车程,他一直处在昏迷中。

  小彭是怎么受的伤?

  离杭钢医院不远的沈家浜,有一家生产干燥机的企业,小彭就在那里上班,专门负责打磨机器表面。

  昨天中午11点多,正是休息时间,厂里几乎没有人。小彭还在打磨机器,那是厂里面最大号的干燥机,有两米多高,一个零件都有圆盘大。据工友说,厂里生产的干燥机是给大型空气压缩机除油除水的,里面有气体。可能小彭打磨的时候,气体突然泄漏,“他被迸发的气体冲到,整个人从机器顶部跌了下来,后脑勺着地……”

  企业负责人姓邵,一脸焦急。他说,公司2003年建立以来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安全事故。这家企业规模不大,有数十位员工,老家都很远,在杭州基本没有什么亲友,彼此都当做兄弟姐妹一样相处。“小彭年纪最小,大家都挺照顾他。”邵老板对小彭印象不错,“他一个月前刚来这里工作,别看年纪小,但是做事很有干劲。老师傅们会教他怎么去工作,他也很努力,工作一直很出色。”

  谁也没想到踏实努力的小彭会出现这样的意外。“进入公司的员工都会有入职培训,关于安全的方面,我们也都着重强调的。”邵老板叹了一口气说,他猜测这次出事的干燥机上,连接机器的软管出现了问题。“小彭还没过3个月的试用期,所以没有办医保,但是公司会负责医药费,出现了任何问题都会负责到底。”

  杭钢医院医务办副主任沈初说,小彭刚送来的时候颅内有血肿,经过救治,生命体征暂时平稳,但后期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昨晚9点半,钱报记者从邵老板处了解到,他已经联系上了小彭在金华的亲戚,他们正在来杭路上。  (感谢读者周大伯爆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