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12:18,王女士来电:

  在弘一大师舍利塔遇到正在扫地的杨叔,一攀就是老乡,唠嗑后,我认为这位杨叔的旅游模式,将是我未来可复制的方法——去远方打工。

  杨叔来杭州45天,在虎跑扫地44天。

  记者董吕平核实报道:杨叔68岁,辽宁人,一口东北话。昨天中午见到他时,张口就是一句“大兄弟”,叫得我怪不好意思。

  在虎跑泉东侧的观音殿前,杨叔一身清洁工打扮,左手簸箕,右手扫帚,匆匆往山下走,唯一特别的是戴着一副老花眼镜。问他干吗去,他回过头:“这一天火急火燎的,帮同事拿电瓶充电!”

昨天,杨叔在虎跑观音殿前扫地。昨天,杨叔在虎跑观音殿前扫地。

  杨叔忙完后,我约他到观音殿后的山脚下坐坐。

  屁股还没坐下,杨叔先开口:“……双方在观音殿下开始了正式会谈。我讲的所有经历全部属实,全国没人雷同……哈哈哈。”说完,他还一脸严肃地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和铁路职工证,“看,当年也是帅小伙,铁路上的职工,退休了干上了扫地工。”

昨天,杨叔在虎跑观音殿前扫地。昨天,杨叔在虎跑观音殿前扫地。

  杨叔年轻时在建筑工地当泥工,后来顶父亲职,在沈阳铁路局辽宁开原车务段当了货运员,一干就是3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