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汪50多岁,佝偻的身材,蹒跚的步履,说话有气无力的。最令人好奇的是,他走路时手里总拎着一个瓶子,一讲话瓶子里还不停地冒出咕噜咕噜的漏气声。咋回事?原来老汪年轻时嗜烟如命,本来身体也较虚弱,气管炎时常发作。6年前,老汪得了一次严重的右侧肺炎,右肺几乎实变不张,功能丧失殆尽,只能靠左侧一只肺维持呼吸了。

  谁也没想到,近几年,老汪的左肺也开始不好了,医生早在6年前就提醒过老汪,他的左肺上长了较多乒乓球至棒球大小不一的肺大疱,平时得戒烟,避免剧烈运动及感冒受凉,老汪一直都没当回事,依然我行我素。

  这几年,老汪的咳嗽明显加重了,稍重点体力活动,就觉得胸闷、气急。不久前,老汪咳嗽后突然明显胸痛、胸闷,坐卧难安。他终于意识到问题严重性了,立即到医院拍片检查,结果发现左肺破了,左肺被压缩了80%。

  一连跑了好几家医院,医生都说老汪的右肺已失功能,因此左肺手术风险高,不敢贸然动刀,只能在胸腔里先给他放一根管子排出胸腔积气。这下,老汪走到哪里都得拎着个瓶子。

  后来,老汪经熟人介绍,找到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胸外科冯兴副主任医师。冯兴仔细看了老汪的CT片,分析:老汪右肺几乎毁损,导致心脏、大血管及纵膈向右侧胸腔移位,以及右肺功能丧失,左肺大疱破裂导致胸腔大量积气,不但让维持呼吸的左肺功能明显受限,其内填充的高压气体还加剧了对右移的心脏、血管及气管的推压,严重影响呼吸及循环功能。不及时治疗,不但影响日常生活起居,严重时甚至会危及生命。

  而且,虽然靠左侧胸腔这根管暂时缓解了胸闷、气急,但胸腔里仍在不停地漏气,只要左肺多枚肺大疱不切除,左肺随时都可能再次破裂。

  但是,手术风险很大,老汪吸烟多年,合并有严重的慢性支气管炎、阻塞性肺气肿等肺部病变,右肺实变后后仍潜在较多无功能的肺大疱,麻醉诱导过程中会不会也破裂?手术过程中左肺通气能否维持有效供氧?手术结束能否拔除气管插管?诸多问题都会给手术带来较大的风险。

  为此,胸外科江洪主任组织科室李浒主任医师、孟文主任医师、王国卿主任医师等专家认真讨论,对手术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及手术方式进行精准的研判。麻醉科孙建良主任医师提前制定好个体化麻醉方案。

  经过周密充分的准备,老汪的手术成功实施。术中,老汪的氧饱和度一度无法维持,冯兴只好实施间歇手术,麻利精准地将左肺多处无用的明显病变彻底切除,让左上、下肺正常复张。术后,老汪恢复很好,近日,老汪来医院复查,冯兴再次给他复查了CT,结果非常好,原来左边的多处肺大疱都没有了,左肺完全复张,原来胸闷、气急一下子改善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