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楼现场留下一只鞋,小侯哥哥说是他弟弟的。 记者 戴维 摄坠楼现场留下一只鞋,小侯哥哥说是他弟弟的。 记者 戴维 摄

  前日00:14,周先生来电: 晚上11点,香槟之约×幢7楼,两个男人酒后坠楼。据说他们是喝了酒在阳台聊天,不小心掉下去的,年纪都蛮轻,二十来岁,送到市二医院了。

  记者戴维:坠楼男子一个姓侯,一个姓佘,是室友。小侯,河南人,25岁,在杭州一家快餐店做厨师。

  小佘,湖南人,两位女性来医院陪同,自称是老乡。

  小侯哥哥在武汉工作,4月8日路过杭州,特地陪弟弟过25岁生日。

  哥哥说,事发当晚,他们在一家酒店包厢吃饭,十来个人,开开心心的,切蛋糕,喝红酒。“吃完饭,他们先走了,我走在后面。我还准备去喝碗胡辣汤的,就接到电话了,说弟弟从楼上掉了下来。”

  小侯伤势更重。“刚开始送到医院还能说话,意识还清醒。医生说内出血,后来动了手术,还没脱离危险……”

  哥哥说,小侯酒量还可以,不过那晚大家很开心,都喝了有点多。回到住处,和小侯同住的小佘突然在厕所间爬窗,小侯去拉,结果两人都掉下去了。幸好下面是草地……

  “小侯伸手抓人,抓了两次。第一次抓住了,第二次小佘还要往外跳……要不是喝了酒,我弟弟绝对不会这样冒险救人。”

  之后赶来的一位小侯朋友说,小侯25岁生日餐,是在他工作的酒店吃的,“我们买了海鲜,我亲自下厨做的菜。”据这位朋友讲,坠楼的小侯年薪20万,开一辆本田雅阁,为人重情义。

  为什么两个年轻人半夜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们也想不通。

  祥运路上的“香槟之约”是单身公寓,租住的多是年轻人。一位物业人员说,“他俩住706,其中一个人想从706这边的厕所,爬到隔壁707,失手掉了下来,另一个人伸手去抓,没抓住,一起掉下去了……后来警察也来了,房东赶过来,吓坏了,口供一直录到3点……”

  坠楼地是一个小树林,地上有杂草,地上有一只男鞋,小侯哥哥确认,鞋是弟弟的,他穿44码。

  昨晚8点,记者致电小侯哥哥,询问伤情。

  哥哥说,小佘已经转普通病房,小侯“好些了,人也醒了,头脑还算清醒,手也可以写字了”。至于怎么坠楼的,哥哥一直没有去问小佘,而弟弟小侯还插着氧气管。“我现在也没心思追问这个,医药费已经花了4万多……”对小佘和小侯的关系,他说:“(他们)当然是好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