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跟老公吵架,萧山的年轻妈妈小秦一气之下发了条朋友圈:“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女儿谁要谁领走吧。”

  她要“送养”的是自己3个月大的亲生女儿,消息发出后,还真有人来联系表示想要“领养”。

  收下18000元“营养费”后,她把女儿交给了对方……

  因为这个糊涂举动,昨天下午,小秦站上了萧山区法院的被告席。

  “我不知道送自己的孩子也是犯法。”庭上,她低着头,说话声音很轻。

  小秦24岁,江苏人,2015年底来到萧山打工,2016年,她结识了同样在萧山打工的小王,两人同居后,小秦很快怀孕,在去年年初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

  小秦怀孕后就没有再出去工作了,平时家里的日常开销都由小王负责。

  因为教育孩子、生活支出等方面的一些琐事,两人时常爆发争吵。

  去年6月,再一次大吵后,小秦带着女儿离家出走,还赌气发了条朋友圈,表示要“送养”女儿。

  这条信息正好被她一个朋友看见了,朋友的姑姑和姑父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很想领养一个。

  朋友在微信上试探着问,是不是真的要送养孩子,小秦还在气头上,回复“是的”。

  她说,其实自己冷静下来后,很舍不得,也有点后悔,但朋友接连来了三次。

  第一次,朋友是一个人来的,两人谈了一会,小秦改了主意,回绝了;

  第二次,朋友带着姑姑姑父一起来,双方谈了些送养的细节,但听对方说希望自己今后不再和孩子相见,小秦犹豫了,还是决定把女儿留下;

  第三次,朋友有些不耐烦了:“人家这么有诚意,你又没有能力抚养,干吗不答应呢?”

  离开小王之后,小秦身上的钱很快就花光了。她思来想去,自己反正也养不活女儿,便又主动联系朋友,表示愿意“送养”孩子。

  当天,朋友的姑姑姑父就赶来,抱走了孩子。

  双方在附近的餐馆里吃了顿饭,席间签了份协议,约定小秦自愿放弃抚养孩子,对方则支付其18000元作为“营养费”。

  对方当场就给了小秦15000元的现金。

  拿到这笔钱后,小秦好好过了几天逍遥日子:泡酒吧,去高档餐厅、KTV,住酒店……

  钱很快就花光了。

  小秦找到朋友家里,要了剩余的3000元“尾款”,没看女儿一眼就走了。

  即便如此,钱还是不够花,为了再过几天舒坦日子,小秦还在足浴店里偷了别人的手机。

  其间,小王曾找到酒店想要看女儿,小秦气呼呼地告诉他,以后再也见不到女儿了。

  小王很吃惊,他四处打听,才知道小秦已经把女儿送走,赶紧报了警。

  好在警方破案神速,很快就把孩子找了回来。

  小秦说,孩子生下来后,老公从来没有带过,只会管自己玩手机,自己管孩子又太累,就萌生了“送养”的想法。

  “我从小出生在单亲家庭,缺少家庭关爱,我对不起我的女儿。”小秦说,出去后自己会好好工作,努力赚钱养活孩子。

  小秦涉嫌拐卖儿童罪被起诉。

  拐卖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儿童的行为之一,只要实施了前述一种行为,即以拐卖儿童罪论处。需要注意的是,不是说亲生的就可以随便“送”“卖”,亲生父母所谓“送养”亲生子女的行为,也涉嫌犯罪。

  法官没有当庭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