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图:无语良师碑上图:无语良师碑
下图:浙大医学院学生悼念“大体老师”。下图:浙大医学院学生悼念“大体老师”。

  这两天,浙大医学院寄出了好多份遗体捐献志愿书,因为清明节后,有多人向他们提出了这个申请,也因为很多人被一群“无语良师”感动了。

  日前,400多人聚集在浙江大学的无语良师碑前,缅怀618位“无语良师”。前排的参加者大多上了年纪,有的人头发已是花白。站在他们身后的是浙大医学院的学生,他们统一穿着白大褂,手里攥着一枝白菊。

  从浙江省医学科学院退休的徐鸣一身灰黑色的打扮, 在缅怀“无语良师”活动开始之前,她在家人的陪伴下到浙江大学医学院的办公室签署了一份遗体捐献志愿书。

  “无语良师碑”上

  深深地刻着618个名字

  2012年,浙江大学“无语良师碑”建成,三块一米多高的独立的花岗岩上刻着遗体捐献的意义和618个名字,这618人是浙江大学自上世纪80年代起所有遗体捐赠者。它们围成一个敞开的U型空间,怀抱着一棵万年青。这块碑就这样安静地站在浙大紫金港校区医学院中心花园内。

  而最近,签署遗体捐赠志愿书的人又多了一人——徐鸣,退休前曾是浙江省医学科学院的一员。她来到了“无语良师碑”前,默然地看着碑上“徐陬(音zōu)”的名字好长一会儿,转身走进了安置骨灰盒的房间里。桌上摆着的医学脑标本便取自徐陬的身体。

  徐陬是徐鸣的父亲,曾任浙江省医学科学院院长,一生从医的他经常向家人感慨:“十几个学生围着一张解剖台,站在后面的同学根本就看不到老师是怎么操作的。你们在我去世后把我的遗体捐献给我的母校,让我最后再为祖国的医学教育事业做一点贡献吧。”在1997年因病去世之后,家人便按照遗嘱,把他的遗体捐献给了母校浙江医科大学(浙江大学医学院前身)。

  “我是因为父亲才学的医,毕业后也进入了医科院。”对徐鸣来说,她与父亲既是校友,又是同事,“我的父亲是我们医科院第一个捐献遗体的,我的同事是第二个,现在我要做第三个。”

  徐鸣每年清明节都会来浙大看看父亲,这次,徐鸣当场签署了自己的遗体(组织)捐赠志愿书。“到我生命要结束的时候,不要抢救,把遗体捐给学校,如果我死亡的时候,器官还派得上用场,就捐给可用的人。”徐鸣对丈夫说。

  徐鸣走的时候,特地多拿了一份志愿书,带给她一起在医科院共事过的同事,“她说要做我们医科院第四个捐献遗体的,我们要一起把医科院的这个传统继承下去。”

  和徐鸣一样,老人王敬东也特地来看望父母——陈锡臣、王梦仙。两人的名字在“无语良师碑”上并排刻着,这是在2016年的清明节刻上去的。陈锡臣曾任原浙农大副校长,是国内研究小麦的专家,也是浙大农学院退休教授。王梦仙生前一直和丈夫住在浙大华家池校区,两人是校园里有名的百岁夫妻。

  王梦仙一直体弱多病,让儿子去打听哪有遗体研究所,“我走了之后,把我的遗体捐献出去研究研究,搞搞清楚怎么会得这么多的慢性病。”但这件事,她却一直没有告诉丈夫陈锡臣,直到把表格带回了家里,被丈夫发现。在浙江大学农学院学习、工作了81年的陈锡臣知道后说:“好呀,我们一起捐!”

  两人约定一起把遗体留给浙江大学医学院作科研之用,唯一的要求就是把名字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