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风吹过,杭州北山街路面和湖面落满了飞絮。照片由西湖水域管理处提供

  清明小长假,西湖边游人如织,非常热闹。有人说,春天的西湖什么都好,就是到处飘的飞絮不好。

  梧桐絮来得最早。前几天气温回升,本来要到4月中下旬和5月中旬才出现的柳絮和杨絮,今年也早早来“凑热闹”。

  这些恼人的飞絮,飘到西湖里,挤成一小堆一小堆。

  前几天杭州刮了场大风

  他们从西湖里捞上来8大筐飞絮

  51岁的张喜国开着保洁船,在长桥这块水域,用特制的细网兜捞了大半筐的飞絮。

  筐子很大,长1米,高70厘米,宽60厘米。

  老张老家湖北襄阳,来杭州5年多,原来在一家疗养院工作,做的也是保洁。3年前,他考了船证,身份换成了西湖水域保洁员。

  “我老是跟家里人说,在杭州工作挺好的,各方面都不错。在西湖边干活,也很开心。”老张说。

  开工的日子,老张每天5点多就出门,是杭州第一批“逛”西湖的人。

  别人逛西湖带的可能是相机,而老张的标配是一个长手柄的网兜。

  “我先在西湖边走上一圈,看到哪个地方的飞絮多,就打电话给他们(同事),让他们开船出来清理。”

  如果飞絮落的地方离湖边近,他就随手用网兜兜走。

  前几天,杭州刮了场大风,西湖边的飞絮一下子多了很多。老张和同事们大概捞了8大筐。没称过,不过,老张估摸着,一筐总有个百来斤。

  老张说,其实有风也挺好的,能把飞絮刮到一边集中起来,好清理。没风的话,就飘得比较散,湖面上这里有一点,那里有一点,得开着保洁船慢慢撵到一起。

  前天下了一场雨,西湖里飞絮少了一点。“那家伙很轻的,下了雨就飘不起来。”

  目前,西湖水域清洁员大概有30个人,除了飞絮,落在西湖里的树芽、树叶,他们也得操心。

  “掉在西湖里的东西,我们都要清洁。”老张说,“有时候游客不小心掉了东西到湖里,我们也会帮忙捞一下。”

  接下来一个多月

  飞絮还会经常跟大家见面

  这两天,天气放晴,杭州马路上的飞絮又多了起来。

  很多人很讨厌飞絮。它们不是往鼻子里钻,就是往眼睛里飘,有时候碰到脸上也会痒痒的,让人很难受。也有人觉得好看,它们“扬零花而雪飞”。

  在接下来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这些让人“又爱又恨”的飞絮,可能还会经常跟大家见面。

  会飞絮的树,在杭州有两种最多最常见——梧桐和柳树。另外还有一种意杨,是杨树的一种,也会飞絮,杭州虽然也有,但种得很少很少。

  一般来说,4月初,梧桐最早开始飞絮。它们的飞絮严格分的话有两种,一种是白色的,看起来像絮,但实际上是吃梧桐的害虫留下的分泌物。它飘不远,只在树下飘来飘去。还有一种,是梧桐棕黄色的果毛,也就是“正宗”的梧桐絮,会四处乱飞。

  到了4月中下旬,飞得最多的就是柳絮,白色绒毛,风一吹就像下雪一样。再等到5月中旬,和柳絮很像很像的杨絮,也会一片片飘起来。

  有时候天气回暖快,柳絮和杨絮也会提早“来报到”。

  间株杨柳间株桃,是西湖春天特有景致

  所以西湖边的柳树不会移走

  杭州市绿化管理站的工作人员介绍,一般来说,柳树的胸径长到15厘米左右,就算成年,就会开始飞絮。西湖边的柳树大多是从江苏买回来的树苗,基本上都符合成年树的标准,所以种到杭州的当年,或者第二年,就会开始飞絮。

  柳絮是柳树的种子。柳树不分雌雄,但花分雌雄。同一棵柳树上开出的黄绿色柳花,既有雄花,也有雌花。雌花上孕育的种子,长着轻柔的白色绒毛,等成熟了以后,只要风一吹,它就会离开柳树,随风在空中飘啊飘,找个合适的地方落脚、安家。所以,飞絮是柳树繁殖后代的方式,就和蒲公英一样。

  想要减少飞絮,最直接的办法是尽量少种或者不种会飞絮的树。比如现在杭州新城区,在设计绿化时,都没有再考虑梧桐;老城区里,要是有梧桐生病、死亡,就不再补种梧桐,改种别的树。

  但西湖边的柳树是个例外。“间株杨柳间株桃”,是西湖春天的特有景致,所以不会改种别的树。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市绿化管理站的工作人员正在尝试给柳树打针,抑制花芽,以减少飞絮。

  如果你往年已经有过敏,最近出门最好戴上口罩、帽子、墨镜等;每天清洗鼻腔2-3次,往鼻子里涂点药膏,也能够缓解过敏反应,同时预防花粉、柳絮和梧桐絮刺激。即使没有出现症状,但自身又是个容易过敏的人,最好回家以后也用温水洗把脸,洗个手,效果都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