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客户会要求视频连线。 受访者供图一些客户会要求视频连线。 受访者供图
小武在杭州的墓园代人扫墓。 受访者供图小武在杭州的墓园代人扫墓。 受访者供图

  我在杭州代人扫墓

  又是一年清明时。

  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客户来找小武,想请他代替自己去扫墓。

  “我们不做这个业务了,抱歉。”小武挂了电话,抽了根烟,“今年清明,我要回安徽老家,扫墓祭祖,以前几年都没回去。”

  烟雾缭绕,小武神色复杂。他从2013年开始,在杭州做代人扫墓的业务,做了4年。

  2016年清明之后,他在单子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出人意料地结束了这项业务。

  “一言难尽,我想得太简单,但人心太复杂。我见过真情,也见过假意,我累了。”

  朋友无心之言

  他开始替人扫墓

  小武是个80后,他从老家安徽来杭州,一直做互联网业务。

  2013年,清明前几天,和朋友闲聊,朋友跟他抱怨,工作太忙了,都没时间回老家扫墓,又要被家里人数落了。

  朋友说,如果有人能替我去扫墓就好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小武一听,这有需求就有市场,自己不如试试水。他在自己的网店上挂起“代人扫墓”的业务,刚开始价格是300元一次。不过那年他一单也没有做成。

  2014年,他接到了5单生意。“当时我们就两个人,清明节前后忙了两天。”小武说,替人扫墓的流程大致是摆好祭品、然后点蜡烛烧元宝,然后鞠躬。祭品可以按客户的要求买,一般客户会要求拍照,也有要求直接视频的。此外还有要求念经等特殊要求的,费用另算。一般过程大概20分钟到半个小时。

  但是小武也有不做的事情,就是一不跪,二不哭。“这也是我们这行的行规,当然后来也出现了又跪又哭的,这就没底线了。”

  当时小武也没经验,不知道原来去墓园找个墓碑那么难。“有一个单子我找了4个小时才找到,我在墓园里来来回回,上上下下,边上的人都很奇怪地看着我,大概觉得这是哪家的不孝子,墓都找不着了。”当时甚至还有单子因为实在找不到墓,最后没法完成的。后来小武学聪明了,都会提前一天来找好,清明节的那天就比较顺利,也节约时间。

  小武依然记得第一次帮人扫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当时找到了地,摆好瓜果,点蜡烛的时候,手都在抖,打火机愣是打不着,真的有点慌的。”

  2015年,来找他们的人更多了,小武的团队也增加到了6个人,他们做了35单,当年价格涨到了500元起。

  2016年,做了37单。“其实来找我们的有上百个客户,有些不是杭州的,我们就直接拒绝了,时间有限,接这些单已是极限了。”

  这一年做好,小武决定结束这项业务。

  2017年,还是有几个老客户来找他,小武免费帮他们扫了墓。“算是好聚好散,也给自己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