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一个孩子能有多艰难?大多数产妇对这个问题会不屑一顾:除了出生的那天疼一些,这还能有什么难的?

  可对于今年43岁的陈女士来说,生孩子太难太难了,从医学的角度来说,她生孩子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

  流过两次产、高龄产妇、因为流产造成的宫腔粘连、宫颈癌前病变、卵巢功能衰竭、因为手术造成的宫颈机能不全、身体指标达到绝经标准……

  无论是哪一个因素,都能让一个准妈妈离怀孕渐行渐远,而当它们全部叠加在陈女士的身上时,再自资深的专家也会忍不住摇头。

  4月3日,陈女士从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出了院,和她一起离开医院的,还有她5斤8两的儿子。

  一身的不利因素

  又进入绝经状态的陈女士

  到底是怎么怀上的

  1976年出生的陈女士,结婚的时候就已经35岁了,这是高龄产妇的年纪,2013年第一次怀孕,胎停,只能人工流产;又过了一年怀上,染色体检查出现问题,不得不人工流产掉。

  2015年,因为“宫腔粘连”的原因,已经39岁的陈女士找上了浙大妇院的宫腔粘连生育门诊主诊专家胡燕军,“她说她想要孩子,可那时候的状态已经很差了。”身为生殖内分泌三科主任的胡燕军说,正常人宫腔壁厚度9到15毫米,小于7毫米胚胎很难着床,而陈女士只有6毫米多,这是除了高龄因素之外的,第一个难题。

  紧接着胡燕军发现陈女士的卵巢功能急剧减退,卵泡刺激素达到了80多,正常人10左右,大于40就已经是绝经的状态了。

  那时候的陈女士已经有两个月没来月经,如果持续4月没来,再加上指标这么高,医学上就已经划入了绝经的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