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温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一起故意杀人、抢劫案。两名被告人是同学,90后,安徽阜阳人。去年6月,感情失意、生活潦倒的他们聚到一起,越聊越难受,遂产生了自杀情绪。

  最终,他们决定,通过杀害一名滴滴司机的方式逼迫自己自杀……

  生活过得不如意老同学相约杀人

  被告人韦某今年23岁,原在永嘉从事汽车喷漆和汽车美容等工作。去年6月6日,韦某的老同学李某从老家前来永嘉跟他学手艺,准备学好后回安徽开店。

  老同学相聚,聊起了双方的生活现状,发现两人过得都不如意。十几天相处下来,两人的负面情绪相互感染无法排解,遂走向极端相约自杀。但他们没有足够的勇气对自己“下手”,两人商量后,决定自杀前先杀个人来逼迫自己。

  昨天的庭审中,公诉人宣读了起诉书:去年6月份,李某和韦某事先购买了两把匕首。到了6月25日晚上11时许,经预谋,他们通过滴滴打车软件,叫来了被害人阿海(化名)。随后,两人乘坐阿海驾驶的轿车前往永嘉县三江街道梅园村。在途中,两人通过微信文字沟通后,决定即刻动手。当车辆行驶至梅园村一汽修厂附近时,李某、韦某持刀胁迫阿海交出财物,劫取2000元现金及金项链一条。

  之后,两人决定杀害阿海。韦某控制住阿海的双手,李某持刀捅刺了阿海一刀。随后,韦某驾车行驶至三江街道某高速匝道附近,两人将阿海抛弃在附近水田内。

  经鉴定,被害人阿海系锐器切割致左颈外静脉破裂大失血而死亡;金项链价值1万余元。

  去年6月26日上午,李某和韦某向公安机关投案。

  两被告人均认罪但互相推卸责任

  在法庭调查阶段,法官问:“杀人动机是什么?”

  李某回答:“想自杀,可对自己下不了手。”

  “为什么要自杀?”

  “跟老婆关系不好,当时正在闹离婚。”李某说。

  “你们都同意离婚吗?”

  “她同意,我也同意了。”

  “既然都同意离婚了,有什么放不下的?还要闹自杀?”

  李某低下了头,没有解释。

  同样的问题,法官也问了韦某。

  韦某说:“因为家庭压力太大,攒不下钱盖房子,又觉得爸爸妈妈很辛苦,所以想到了自杀。”

  “既然知道父母辛苦,为什么又要做这种事?”

  对于法官的这个提问,韦某沉默不语。

  法庭上,虽然李某和韦某对起诉书指控表示没有意见,但是对于谁先起意杀被害人、有否示意动手等,出现了互相推卸责任的情况。

  公诉人认为,李某和韦某故意杀人,致一人死亡;又以暴力方法抢劫他人财物,应当分别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李某的辩护人提出,李某家属愿意赔偿被害人家属的损失,而且李某系自首,希望法庭从轻判决。对此,公诉人说,虽然李某和韦某系自首,但是两人作案情节恶劣,社会影响差,主观恶意明显,故建议不作从轻处罚。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