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关杭州太子湾公园的话题热度持续不减。这次,是一位行动不太方便的网友,他在周末一场太子湾之行,没想到会因为自己的“随行伙伴”而“夭折”了……

  19楼网友@老残者说 爆料:

  3月31日,友人邀我去杭参加全山石艺术中心的巴比松画展。行程安排上午八卦田,下午画展。我说八卦田改为太子湾吧,那里的郁金香开得真旺,过些时间就谢了。友人说,好,那就太子湾。

  周末游客多,我像一条逆水的鱼,避开人群,小心迂回前行,几经曲折,终于再次来到太子湾公园。

  进门,慢行,一位管理员模样到工作人员对我说,今天人多,你开慢一点,注意安全。我忙点头,今天游客的确有点多。但不一会,又一位仁兄出现了。把我叫住。开始我有点纳闷,以为碰到了熟人。

  他说,你这个车不能进!

  我说,为什么?

  他说,不符合国家规定。

  我很纳闷,看他也没穿工作服,也没挂胸牌,不知是什么角。

  这位先生,你是管理员吗?残疾车国家有什么规定吗?我还真不知道哎!我这车哪一点不符合规定?还请告知。

  你先别问我,你有证件证明你的车是国家规定的残疾车吗?

  我说车上有残疾轮椅标志。

  那个不算数,我要看证件。

  我开始晕了,莫非我出门游个公园还得带证明,怎么证明?这个难题如同证明我妈是我妈呀。我心里真有点火大,想以牙还牙,你这一身装束,你先拿证件来证明你是谁吧。但我没说,这样说下去不是互掐了吗,还是心平气和解决问题为主。

  我是临安区肢残人协会的,有没有残疾车标准,真还不知道,但据我对自己及残疾人群体的了解,是很难制定统一标准的,比如残疾人电动车轮椅,有些人右手残疾,控制器就在左,左手残疾控制器就在右,不一而定。每个人会根据自身的情况选择自己适合的出行工具,比如霍金的残疾车,要好几十万美元,那是特制的,全世界可能就那么一辆,莫非他坐的轮椅就不是残疾车?在我看来,残疾人乘坐的交通工具就是残疾车,如果体量过于庞大,道路占据比例比较大,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磋商,那是可以的,但我这车比一般轮椅还小,可以折叠放进汽车后备箱,是专门为出行定制的,去过厦门鼓浪屿、凤凰古城、成都宽窄巷子、2015年去北欧,2017年去美国,经过最严格的航空安全检查。民航部门不问你什么式样和标准,只控制电池容量,不得超过300HW。

  于是,我解释说:先生,我这辆车去过北欧和美国,飞机对轮椅的检查是最严格的,因为有航空管制条例。北京机场上海机场都过关了,是作为残疾车免费托运的,这应该算是残疾车吧!

  你别拿外国说事,这里是中国,是太子湾。你还是拿出证明来吧。

  果然“太子”,说出的话有一种皇家的霸气。我说找你们领导。他说,我算是领导吧,找我就行。晕,领导也能“算”的。

  你这位领导对残疾人有歧视,各式婴儿车出入太子湾,形式都不一样,你为什么不问问他们的车符不符合“国家标准”?

  残疾车我们公园有,你别蒙我,你这是电动车!

  这个奇葩的解释让我很无语了,我想他认为的残疾车大概就是前面两个小轮后面两个大轮的手推轮椅。真是天下奇闻,都什么年代了,残疾车还不能有电动的。看过牛耕田,拖拉机耕田就不是耕田了?现在全民创业,万众创新,打酱油都不用上小店了,快递直接家门口了,残疾人就不能共享人类文明的成果了?秀才碰到兵,有理说不清,我想顾自走进,一个公民逛逛公园,哪有那么多的废话。没想他横刀立马,眼前一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我没碰你啊,你撞我是你的事啊!还说,前几天这里就一个残疾车撞了一个人,赔了不少钱呢。

  我说先生,我是一个有行为能力的人,个责自负,高速公路出了车祸,难不成所有的车都不能上路了?

  他说你可以赔你的,但我们公园责任担不起啊!

  我彻底崩溃了,我大老远从临安赶来,莫非是特意来撞人的吗?

  这时,一位穿制服的管理员对我说,主要今天人多,早晨和黄昏空一点来都可以,我们也是怕安全问题。或者,给你换一辆轮椅,我们工作人员推你进去?我说也行。

  那位仁兄又发话了,那你拿身份证登记一下,办个手续吧。

  身份证?罢罢罢!我钱包都没带,哪还带什么身份证!

  我一下子冷静下来,好吧,不游了,也不据理力争了。再游也没心情了。其实残疾人外出游玩,能自己独立完成,都希望独立完成,而不希望被人施舍,比如被人推着轮椅等,在太子湾被当成“恐怖分子”一样审查,还有什么好心情面对花一样的世界。太子湾是一个公园,我是一个公民,公民游公园,本是天经地义,如果我有残疾的标签,理应得到更多的关怀,在这里却成了无理的阻挠和责难。

  美国欧洲满大街都是轮椅车,中国人口大国,残疾人比他们多,但鲜有残疾人出入公共场所,主要政策执行水平,人性化服务离国际化城市还有很大距离,残疾人心理有障碍。我算是见多识广的,尚且如此经历,普通残疾人就不用说了。杭州,想说爱你不容易,城市国际化,一个城市市民特别是管理者思想的国际化和人性化,是重中之重,当务之急!

  下面这些图片让您看看,被太子湾拒绝的电动轮椅都去过哪些地方!

2011年春节厦门大学,第一次使用该车。2011年春节厦门大学,第一次使用该车。

  2015年波兰广场迎宾仪式迎接外宾的到来,一级戒备,还是让我们进了广场,图为和卫士长握手。

  2015年在斯德哥尔摩街头遇见德国来瑞典游玩的残疾朋友,他的轮椅和我也不一样,不知有没有所谓的德国的国家标准。

2017年6月科罗拉多大峡谷。2017年6月科罗拉多大峡谷。

  网友同时爆料:宓国贤,男,笔名老残,1962生人,二级肢残。临安区肢残人协会副主席,临安区第七届残联主席团成员,临安区第九届政协委员。

  作为一名二级肢残的残疾人,在乘坐电动残疾车试图游览太子湾公园,却遭到一位自称领导的管理人员阻扰。

  这个经历,引起19楼网友广泛关注。

帖子下方网友纷纷加分来表示支持。帖子下方网友纷纷加分来表示支持。

  有部分网友觉得:让楼主生气的地方,也是问题的关键,是这位员工的态度,蛮横冰冷,让人感觉不友好。

  在楼主发帖近4小时后,太子湾公园所归属的花港管理处在帖子下方留言回复:

  您好,首先向您表示诚挚的歉意。太子湾公园作为西湖景区春季旅游最热门景点之一,人流量较大,单日游客最大达到11.6万人次。当时管理员从安全角度出发,担心您的电动车进入景区可能比较难行,且太子湾公园铺装地和桥比较多(无护栏),担心发生安全事故;二是误认为您的电动车没有挂证不能进入公园,在沟通过程中,我们管理员没有做到态度文明,说话生硬,导致您在太子湾公园不愉快的经历。我们将深刻反思,对相关人员进行教育处理,并引以为戒,今后继续加强管理员的业务指导、提升管理水平,给游客提供一个优良的游览环境。最后,再次向您表示歉意,愿您身体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