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惠娣在小院里晒当地的土产干货。崔引 摄胡惠娣在小院里晒当地的土产干货。崔引 摄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这是著名诗歌《断章》中的一句话。宁波鄞州姜山镇走马塘村胡惠娣也在无意中成为那个“站在桥上的人”,三年来,她坚持义务为到走马塘观光的游客拍照,还总结了一套拍照心得。殊不知,就在她让游客摆出各种姿势拍照的同时,自己也成了游客朋友圈里热捧的网红。

  游客朋友圈里的拍照达人

  “你现在已经是网红了,许多人的朋友圈里都在说你。”走进走马塘村915号小院,记者和胡惠娣打招呼。

  “对对对,就是这个词,那些游客也经常这么说我。”胡惠娣笑得十分爽朗。

  午后,暖阳笼罩,原本如画的静谧小院,因为胡惠娣的笑声,一下弥漫开一股人间烟火气。

  “你把手机给我,我给你拍。”刚洗完头的胡惠娣,把湿漉漉的头发往后拢了拢,主动接过记者的手机。

  久违的乡邻间热情,扑面而来。

  蹲下,将手机镜头对准摆在天井里的水缸,水面上还浮着五六朵花;微调取景的范围,轻点屏幕对焦,按下快门。不到一分钟,三连拍“网红照”就拍好了。

  第一张,水中倒映的是走马塘的一大“招牌”——檐角飞挑的马头墙;第二张,捎带了小院屋檐下的红灯笼和花;第三张,马头墙和水缸中的倒影来了个“合影”。

  “发发朋友圈蛮好的,很多人都是看了朋友圈的照片,找到我这里来的。”胡惠娣说。

  胡惠娣所言非虚,在接下来1个多小时里,先后有三拨“拍照客”走进小院,这还不包括那些在门口张望了一下,被满院的人“吓退”的游客。

  第三级阶梯的“套路”

  看胡惠娣给游客拍照,感受最深的一点是:旅游走过最远的路,就是胡惠娣拍照的“套路”。

  “你就站在那个石凳边,不要被日头晒到。”“把帽子和太阳镜拿掉,难看死了。”“你衣服颜色太黑,把那个红色的围巾围上,不要围紫色的,不好看。”……虽然素味平生,但胡惠娣丝毫没有把游客当外人的意思。

  “站到水缸边去,这样可以把马头墙拍进去”“手指伸出来点一下,这样拍出的倒影就是你在指着花”“你们靠在那个窗前,点一下对方的鼻子,或者把手伸出来”……就在胡惠娣指点游客摆出各种姿势的同时,殊不知,她自己的“中年妇女拍照姿势大全”就这样再一次新鲜出炉了。

  “你坐在第三级阶梯上,侧身。”在换了四五个姿势后,本以为胡惠娣的“招数”已经用完,不料她还“藏”了一招。看到这里,记者实在忍不住打断她:“为什么一定要坐在第三级阶梯上?”

  “坐得太下面,没法把全身都拍进去;再往上坐,光线就会被遮住。”胡惠娣一边招呼其中一位女士换个姿势一边回答,而且是自信满满。

  “这些都是我自己一点点琢磨出来的,毛估估到现在已经给上万人拍过照了。”在过去三年里,胡惠娣几乎每天都要给到小院参观的游客拍照。

  农家妇女拍出文艺范照片

  “阿姐,你人真好。”“阿姐,你是真的会拍照。”“阿姐,今天拍照拍得好开心。”……一声声清脆的“阿姐”,让原本就乐呵呵的胡惠娣更是笑得跟小院里的花一样鲜艳。

  别看这个阿姐今年已经62岁了,可走起路来仍是脚下生风,手里的活忙个不停,说起话来大嗓门,一口“石骨铁硬”的宁波话,中气十足。

  胡惠娣是姜山镇胡家坟村人,嫁到走马塘村已有37年,以前曾在厂里上班,最近六七年一直休息在家。

  没游客来的时候,这个小院很安静,偶尔能听到其中一间屋子里电视机发出的声响。这让性格外向、待人热情的胡惠娣一度很不适应。

  直到2015年。三位上海客人到走马塘村游玩,并被胡惠娣小院里生机盎然的花花草草吸引住。

  种些花花草草是胡惠娣出嫁前就喜欢做的事,但手艺一般,显然,她养花的心思没有拍照来得那么细腻。如今的小院里,一半是真花一半是假花,凑在一起,倒也有花团锦簇的热闹感觉。

  胡惠娣回忆说,当时三个上海客人端把小凳子围着水缸一拍就是一个上午,她也帮忙拍。“这水缸都不知道在这里放了多少年了,没想到还能折腾出花样来。”

  这一下给胡惠娣打开了一扇大门,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居然还能拍出如此有文艺范的照片,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大嗓门阿姐“有点脾气”

  在通往厨房的走廊上,挂着十几条各式围巾,颜色都分外鲜艳,“这都是为游客拍照准备的,很多人衣服颜色太深,拍起来不好看”。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胡惠娣待人的热情和对拍照这件事的热衷。小院吸引的客人越来越多,人声嘈杂,难免会影响到邻居的生活,不好听的话也曾传到过她的耳朵里,她听到了也要难过一阵子。也有游客误以为她主动帮忙拍照是景点骗钱的“套路”,便生硬地拒绝,这也让她颇为伤心。

  “等他们发现我真的只是帮忙拍照再回过头来找我的时候,我就不帮他们拍了。”说这话时,胡惠娣一手插着腰,表示自己也是个“有点脾气”的人。

  伤过心,生过气,胡惠娣第二天还是照常“开工”。“人家叫我一声‘阿姐’,夸我一句好,我心里就很高兴。你看,我现在每天过得高高兴兴的,人也年轻不少,一点也看不出我有62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