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胡女士拨打“12345”投诉已过去一个多月,她仍未拿到健身房的退款。此前,因健身房迟迟未开业她决定退卡,但退卡时商家提出要收取合同总额30%的费用。她几次与商家、监管部门沟通,得到的答复均为“可提起民事诉讼”,这让她气愤:“难道我真的要为这1000元去打一场官司?”

  案例

  [京都健身]

  健身房迟迟不开放,退款被要求付30%手续费

  2017年10月,胡女士办了一张市区百里西路工会大厦B幢5楼京都私家健身会所的卡,店家宣传其健身房是市区首家带泳池的健身会所。冲着这点,在同一大厦上班的胡女士花了3000元左右办卡,一起办卡的还有她的7位同事。

  胡女士说,办卡时健身房还未投用,健身房工作人员称去年11月底能开放。但到了11月底,健身房并未开业。她联系当时给她办卡的工作人员,对方称因设备还未到位,加上装修施工方进度缓慢,因此健身房得推迟开放。

  之后,胡女士被告知可以暂时到该健身机构位于复兴大厦的健身房锻炼,不过那家健身房未配备泳池。胡女士说:“办卡是冲着有游泳池,又图个近,楼上楼下方便。”因此她决定再等等。

  不料,一直等到上月,该健身房仍大门紧闭。于是,胡女士向商家提出退款,却被告知合同上写明退卡需缴纳合同总额30%的手续费,算下来要1000元左右,这让她无法接受。“是商家没按时开业,什么服务都没提供,为什么还要我付1000元?”

  监管部门与商家沟通后,消费者仍没有拿到退款

  上月2日,胡女士拨打12345政务服务热线投诉,她认为京都健身会所工会大厦健身房有虚假宣传行为,后该投诉件被移交至监管单位——鹿城区商务局处理。

  鹿城区商务局对此回复:经与商家前后3次沟通,商家反映泳池至今未建成是事实,原因是施工方进度慢,商家不同意全额退款,若投诉人仍有异议,可依法提起民事诉讼。

  显然,这样的答复无法让胡女士满意。她说:“让我去法院起诉,这样的建议对消费者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同样想退卡的施先生也说:“如果老百姓都愿意为了1000元,花额外的时间和精力去法院起诉商家,那向部门求助的意义在哪里?”

  根据《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第十一条,经营者未按约定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消费者有权要求退还预付款余额,并要求依法赔偿损失。

  上月底,当事健身机构一名陈姓负责人曾联系记者,称该店员工口头承诺无效,但可以给这几位办卡的投诉者一些弥补来解决问题。

  3月2日,鹿城区商务局相关负责人约谈了健身房负责人,要求商家加快泳池施工进度尽快开业,并给予提出退款要求的会员全额退款。

  近日,施先生告诉记者上述健身房已经开业,但泳池仍无法使用。对此,包括胡女士和施先生在内的几位消费者依然坚持退款。然而,截至记者发稿时消费者均称未收到商家退款。

  [丽源健身]

  健身房投用前大量办卡却因消防不过关无法开业

  健身房多采用办卡的方式进行预付式消费。2017年4月8日,姜女士和朋友在市区人民路中侨大厦二楼的“丽源健身”各花了2088元(包括定金)办了一张健身卡,有效期两年。

  今年初姜女士像往常一样到该健身房健身,却发现大门紧闭,门上贴了两张劳动保障监察单位的书面文件,一张是询问通知书,另一张是限期改正指令书,内容显示该健身房已拖欠全体员工半年工资。后来,姜女士得知该健身房关闭已有一段时间,但在此期间她没有收到商家任何的短信或者电话说明。

  2017年,丁先生在温州顺生大酒店内的“丽源健身”办了健身卡,但健身房迟迟无法开业。投诉后,得到鹿城区商务局关于此事件的回复:顺生大酒店“丽源健身”因装修不符合消防安全规范,被消防部门禁止开业,同时该健身房因租赁场地存在违建等问题与房东发生法律纠纷,导致一直无法正常开业。

  据了解,顺生大酒店“丽源健身”与中侨大厦“丽源健身”所属的两家公司为同一法人代表。中侨大厦“丽源健身”的停业,正是因顺生大酒店“丽源健身”引发的资金问题所致。据相关部门透露,实际在顺生大酒店“丽源健身”充值办卡的人数超过3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