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龙泉城北乡的方西村,一头辛苦耕耘十几年的老牛,最近就要被主人卖到屠宰场了。然而,关键时刻,来自杭州的一位女士竟掏出1万元,买下了这头耕牛的“生存权”。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老农叫林瑞红,地地道道的山区农民,家里的老牛已陪伴他十多年,还生了三头小牛。日常的劳作,老牛不仅是他勤勤恳恳的得力助手,更是为他驱赶寂寞,聊以解闷的无声老友。

  “平常劳作完,我都会躺在山坡上,看它吃草,它吃饱了,我就该回家了。”作为方西村唯一的养牛人,牧牛于山林成了这个小乡村最后的农耕画面。

  然而,不久前,就连这最后的画面也差点变成了回忆。

  就在离2018年春节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林瑞红的老父亲突然病情加重,原本就以务农为生的家庭,瞬间不堪重负。

  “妻子在外打零工,挣得不多,女儿在杭州上大学,开销也比较大,家里的老父亲老母亲也没有收入来源,经济压力实在太大。”说起那会儿的生活困境,林瑞红叹息道,“当时发愁得睡不着,就下床在院子里溜达,一圈又一圈。”

  就在全家人都一筹莫展的时候,林瑞红做了一个对他来说既艰难又残忍的决定:把老牛卖了,卖给屠宰场。

  “一头牛可以卖八九千块钱,起码可以解现在的燃眉之急。”作为一家之主,林瑞红忍痛对妻子说道。卖牛前的一段时间,林瑞红每晚都会去牛棚,帮老牛刷刷身子,跟老牛聊聊天。

  “我舍不得啊,可是真的没有办法。最后那几天都不敢在白天去看它,也不让它下地干活了,就怕直视它的眼睛。它能感觉到我要卖它,那个眼神真的就是在哀求,我受不了。”

林瑞红开心地跟他的老牛在一起林瑞红开心地跟他的老牛在一起

  就在林瑞红准备卖老牛前,龙泉元侎有限公司总经理林日传正好来城北乡方西村种植基地调研。闲聊中,林瑞红向他讲述了自己的无奈:“以前家家户户都有牛,现在已经没人养牛了。这头小牛是老牛生的,我们家耕地只有一亩多,用小牛就够了,老牛要用来补贴医药费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番话,让从事“传统农耕法”种植有机水稻的林日传感概万分。当天晚上,辗转难眠的他用微信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当山田荒芜,也是无牛用力之时,牛和山区农民一样,终将成为记忆。”

  随后,他又在自己的朋友圈信息下留言:牛妈的眼神,很是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