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峰会之后,杭州越来越国际化,外国友人也越发多了。

  可昨天(3月11日)凌晨,一个不会英语的的哥遇到了一个烂醉如泥的外国小哥,语言不通,这就尴尬了,怎么办?

  的哥开车把外国小哥送到派出所求助了。

  这名外国小哥20来岁,差不多1米8的个头,还蛮帅,络腮胡,戴一顶鸭舌帽,标准的外国小帅哥。

  的哥黄师傅说:“当时我是在黄龙接上他的,是酒吧的人帮忙叫的车,目的地就说了南星桥。我接上他之后,从黄龙刚开出一个路口,那个外国小哥就想打开车门要吐,我赶忙停了车,让他下车吐了一会儿,然后我又把他送到了南星桥。可是南星桥哪里不知道啊,没有准确的地址啊,那个小哥就用很不标准的中文说‘我不知道啊,不知道啊’,我说你这样肯定不行的,你这样走了我也不放心,要不我帮你送到家门口,小哥说‘我找不到家了’。就这样,我在路边等了他十来分钟,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手机没电了,我借给他充电线,结果他在车上发脾气,把我充电线扯断了。”

  的哥黄师傅心想,实在没办法了,只要报警求助,就把小哥送到了南星桥派出所。

  凌晨3点57分,外国小哥被送到了南星桥派出所,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完全没法沟通。于是民警安排这位外国小哥在办公室里醒酒。

  今天上午,外国小哥酒醒得差不多了,90后民警吴环用英语问小哥;你是哪里人啊,叫什么名字啊?

  外国小哥说,他叫Dom,加拿大人。

  民警吴环说:“你昨晚喝醉了,打车没有付钱,还把出租车司机的充电线扯断了。”

  外国小哥很不好意思,一直说抱歉。有意思的是,他还问吴环:“我有没有吐啊?”

  吴环笑笑说:“吐了,你衣服上还有点脏东西呢。”

  外国小哥提出加民警吴环的微信,愿意将车费68元以及数据线20元转给吴环,让吴环转交给的哥黄师傅。

  然后,外国小哥处理完后,从复兴路坐地铁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