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张男医生怀抱小婴儿做检查的照片在医院传开了。

  照片中的宝宝被一位身穿防辐射衣的人抱着,不知情的还以为是孩子的爸爸,其实这张照片的主人公就是宁波一家医院影像科的朱海东医生,他正抱着这个出生仅9天的宝宝在做造影检查,欣欣(化名)是个早产儿,一出生体质就比足月的宝宝差,一直吃不进东西,即便吃了也会吐出来,呕吐物中一度还出现了带血丝现象。

  为了进一步排除消化道疾病,东部医院新生儿科的医生们决定为欣欣做消化道造影检查。“我内心可紧张了。”欣欣的爸爸周先生告诉我们,他和新生儿的医护人员一同来到了放射科,准备陪孩子一起完成检查。

  可是,造影检查对于患者摆放体位的要求较高,朱海东向周先生解释,因抱姿不正确而延长射线曝光时间,导致家长及孩子受辐射时间都要延长,“你放心把孩子交给我吧,我抱着孩子做造影,你在门外安心等待。”

  就这样,为了让孩子少受点辐射,徐海东医生当起了孩子的临时家长。穿好防辐射服,朱医生就娴熟地抱起孩子去做检查了。

  看着哭红笑脸的欣欣,周先生最终决定将孩子抱给了朱海东。随后,他就站在造影室门外等候。他本以为会很久,短短十几分钟,欣欣的造影就做好了。

  “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安抚孩子的情绪和做准备工作,其实真正造影过程就持续了1分多钟。”朱医生自豪地说道。

  原来,为了让检查过程顺利进行,朱海东特意选择低剂量检查方式、调至了合适婴儿口味的造影剂,用专业的抱姿变换欣欣的检查体位,大大缩短了透视时间,减少了辐射。

  当操作结束后,朱海东温柔地抱起了欣欣,轻柔地拍打着已经进入梦乡的宝宝,这个暖心的一面被同事记录了下来。“这已经不是朱主任第一次当临时家长做造影了。每次有特别需要照顾的患者,尤其是婴幼儿到影像科,他都会主动要求抱孩子做造影,他是个好医生,好家长。”

  听到同事这么夸自己,朱海东不好意思地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也想用最短的时间做出最有效的诊断,最大程度减轻由于低温、低氧等外界条件引起的并发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