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行动》全国热映,21岁温州小伙潘彬彬也有参演。他就是中国海军陆战队“蛟龙”突击队队员之一,也是该队现役军人中唯一的温州人。

  1997年7月,潘彬彬出生于苍南县桥墩镇。翻开他家中的相册,照片见证了他的成长之路:中学时,他是顶着韩式发型用可爱表情卖萌的小鲜肉;长大些,他成了一身腱子肉的“功夫小子”,剃着小平头穿着练功服猛一击侧踢;现在的他则是身着迷彩、擅长三栖作战的“蛟龙”突击队里的一员。

  因为海军陆战队紧张的训练及纪律要求,彬彬无法接受采访,他的父母成了“发言人”,向记者描述彬彬的世界。

  放假回来也坚持训练,风雨无阻

  从小立志从军,长大后梦想成真

  “他小的时候,我们都在外地做生意,很少陪他,所以他比较独立。”爸爸潘孝拔说,儿子从小痴迷武术,性格活泼,做事有主见有毅力。

  在潘爸爸的记忆里,彬彬四五岁时看释小龙演的电影就喜欢上了武术,经常跟着电视剧里的武打动作耍“棍法”。6岁时在湖北一所武校练了半年,随后又转学去武校学武。初中时,回到普通中学念书,一毕业又跑去嵩山少林寺武术学院接着练。

  在少林武校时,彬彬练得特别苦。夏天早上4点半就得起床,练个5分钟衣服就湿透了;冬天早上5点起床,大雪漫过膝盖还得练习。即使从学校放假回来,他也坚持训练,每天早上4点起床跑步打拳,风雨无阻。

  如此常年刻苦习武,是因为在彬彬心中,早已立志做一名军人。2016年9月,19岁的彬彬参加了特种兵征兵体检,经过严格的选拔和考核,成了“蛟龙”突击队里的一员。那年,他成了桥墩镇上唯一一名入伍特种部队的少年。

  “当时,我和亲戚们都觉得很骄傲。亲戚朋友、邻居乡亲二十多人都来为他送行。”潘爸爸说。

  脸上衣服上都是泥,皮肤晒得很黑

  妈妈一看到他,眼泪哗哗就下来了

  对于部队训练的艰苦,潘彬彬很少对家人谈起。但爸妈看到训练的场景后,心疼得受不了。

  初到部队,新兵首先要面对的就是传说“能扒人一层皮”的为期3个月的新兵营训练。“他去当兵2个多月的时候,我和爱人不放心,偷偷地去看望。到了部队,正好碰到他在训练,只见4个人一起抬着一棵很粗大的树干在泥地里奔跑。他脸上衣服上都是泥,原来很白的皮肤也晒得很黑很黑。我一看到,眼泪哗哗就下来了。”妈妈陈涛回忆,当时问儿子苦不苦,儿子只回答比练武还苦,但还没说上几句话就又去训练了。

  离开新兵营,后面的训练更加艰苦。“我儿子身高1.77米,体重60多公斤,在部队里身材偏瘦。但是他很要强,训练很拼命。”又过了1个多月,爸妈接到了彬彬的第一个电话,说膝盖半月板撕裂了;4个多月过去,电话里又传来彬彬受伤的消息,他右手小拇指在战术训练时受伤骨折了。

  去年2月,父母再次前往军营探望,部队给彬彬放了两天的假陪父母。“这次去感觉他整个人不一样了,更加成熟懂事。看到我们,会主动帮忙拿行李,问我们累不累。”潘妈妈说,儿子虽然瘦了黑了,但是整个人精气神不一样,离别时她心里既骄傲又心疼。

  参演了《红海行动》,他让爸妈赶紧去看

  听到有人称赞中国海军,觉得特别自豪

  去年12月,潘爸爸接到儿子的电话,彬彬兴奋地让他去看今年2月16日要上映的《红海行动》,说在镜头里也许能看到他,因为电影取景地是在他们部队。

  其实,这已经不是彬彬第一次参演电影了,当年他在少林武校学习,就经常由老师带队赴横店影视城担任一些功夫片的群演。

  《红海行动》以也门撤侨为背景、中国海军陆战队“蛟龙”突击队为主角原型。“正是因为原型就是他所在的‘蛟龙’突击队,摄制组特地去他们部队取景。影片刚开始的那段也门撤侨片段,演员身后的那些战士就是他们队员,他也在里面,叫我一定要仔细看看。”潘爸爸说,他们过几天打算去看看这部电影,在荧屏上找一找孩子的身影。“彬彬已经去电影院看了,他说当时旁边有观众称赞‘中国海军真厉害’,他觉得特别自豪,我听他这么说,我也觉得高兴和自豪。”

  今年9月,潘彬彬即将面临选择,是留队还是退伍回家。“他很喜欢部队,有感情,部队有苦也有乐。今年春节他想家却不能回,部队这些孩子就聚在一起包饺子吃饺子。去留都让他自己决定,我们支持他。”潘爸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