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以中国剪纸的风格展示了自闭症模型小鼠光遗传治疗前后的两种状态。左边的两只小鼠在社交时由于脑电波异常不能顺利交流,所以失落惊慌。但是,当接受了特定频率的光遗传刺激治疗,小鼠们开始载歌载舞了(社交)。图片由罗建红课题组提供。  图片以中国剪纸的风格展示了自闭症模型小鼠光遗传治疗前后的两种状态。左边的两只小鼠在社交时由于脑电波异常不能顺利交流,所以失落惊慌。但是,当接受了特定频率的光遗传刺激治疗,小鼠们开始载歌载舞了(社交)。图片由罗建红课题组提供。
这项研究工作为期四年半,共同第一作者是博士研究生曹蔚(左二)和林燊(左一),共同通讯作者是罗建红教授(右二)和许均瑜副教授(右一)。  这项研究工作为期四年半,共同第一作者是博士研究生曹蔚(左二)和林燊(左一),共同通讯作者是罗建红教授(右二)和许均瑜副教授(右一)。

  世界上有大约7000万的人,他们所能感受到的世界,与普通人非常不同。

  他们是天生的自闭症患者。我们更愿意称他们患有孤独症,因为他们没有社交能力,与世界超然脱离。

  距离这种神秘的病症被首次命名,已经过去75年,人们对它的了解却仍然十分有限。然而新的研究正在不断地带来希望——

  北京时间2017年3月2日,浙江大学医学院基础医学系罗建红教授团队,在神经科学领域顶级期刊《神经元》上,发表了一项关于孤独症小鼠模型社交行为的研究。

  这项研究结果表明:人的大脑内侧前额叶皮质中,一种特定式样的脑电波异常,会导致孤独症模型小鼠出现社交障碍。而在小鼠成年期,通过操纵该皮质的特定类型神经元,又可恢复这种脑电波,帮助小鼠克服社交障碍。

  这一发现,或将为人类孤独症治疗带来新思路。

  个别孤独症患者有特别天赋

  但大多会有社交和语言障碍

  孤独症有多种形式,有的温和,有的剧烈,有的看起来甚至让人有些羡慕。

  2018年伊始,社交网络被一位孤独症画家斯蒂芬·维尔特希尔刷屏:

  斯蒂芬乘坐游轮在地中海沿岸观光,他利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凭借记忆力记住了西班牙巴塞罗那、帕尔马以及法国马赛沿岸的风光。在回家后一个月,他把这幅全景画了出来,描绘细致,生动逼真,许多标志性建筑甚至细节都跃然纸上,令人们惊叹。

  但斯蒂芬其实是一名阿斯伯格症患者(孤独症的一种)。

  这是大众对自闭症患者比较熟悉的一面,他们中有许多在绘画、音乐和记忆方面会表现出惊人的天赋。许多普通人会产生疑问:为什么要破解孤独症?天才的世界不应该划归平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