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里的这只漂亮的鸟儿叫小太平,长得胖鼓鼓,平日孤傲,非高枝不栖。内心不怒而表情自怒,大家都说这是愤怒的小鸟的原型。

  2月12日,杭州摄友圈里沸腾着讲一只萌萌哒的“小太平”:“吃醉了,动不了。随便我们怎么摆、怎么拍。”吃醉了,其实是摄友们幽默的说法。

  浙江野鸟会专家钱彬说,事实上它可能是吃撑了,杭州话叫做“墩牢的”。

  小太平的体型大概是麻雀的两倍大,早上,小太平在孤山吃女贞果,一种蓝色的小果子,吃到肚子鼓出,看上去连喉咙里都满了。大概吃累了,它停在梅花树下的草地上,三五分钟,一动不动,半天飞不起来。

  摄友“思考者”把它小心地捧起来,放到梅枝上。

  “小太平停在低矮的梅花树上,这有点稀奇的。”摄友老张笑眯眯,小太平平日多停在银杏、香樟、梧桐、水杉等大乔木上,一般距离地面约10多米。

  拍了10来分钟,小太平大概缓过劲来,努力地扑扑翅膀,飞回到了高枝上。

  不独小太平,好摄之友杭州老潘告诉钱江晚报记者,去年5月他在植物园南门红亭子见到绿翅鹎,大概也是被樱桃噎住了,停在樱桃树上一动不动,大约有20分钟。“有摄友过去摸它一下,它也不动。

  助读

  每年来杭州的“客人”都爱吃哪些土特产

  至于小太平,往年西湖边并不多的,“这几日,野鸟会的专家们、摄友们都在说,今年是小太平的大年。”

  浙江野鸟会专家钱彬说,小太平是群居习性的候鸟,原本在山东、北京过冬比较多,今年天气冷,估计就继续往南飞,来到了杭州。

  小太平鸟为鸟纲太平鸟科的鸟类,体长约16厘米。尾端绯红色显著,与太平鸟的区别在黑色的过眼纹绕过冠羽延伸至头后,臀绯红。它们“团队精神十足”,要么很难见着,但凡要是能见到它们,那都能一下子看到三四十只。

  “每年小太平们来到杭州后,就会到花港观鱼牡丹亭附近吃柿子。冬日吃冬青果、香樟树果、女贞果、槲寄生。一周之前,孤山可以看见两三百只小太平,今天可以一次性看见100只左右。很壮观的。”摄友们说。

  本报首席记者 杨晓政

  (思考者、一片云、杭州老潘、白云等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