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精彩而激情,又艰难且孤独

  2013年,诺基亚被微软收购,在记者招待会上,CEO约玛·奥利拉最后说了一句话:“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

  王润宇曾一度怀疑,一家大名鼎鼎企业的CEO怎么会说出这么没水平的话,创业之后他觉得这话讲得“很真诚”。“创业之前,我的工作就是解决具体问题,不用真正去扛担子。创业之后,迷茫和焦虑是常态,每一步都是一次考试,就算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但结果不太好也是常态。”

  总有创业者羡慕强化班的成员,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资源很丰富的班级”。强化班有一个班级群叫“万能的ITPer”,群里包括了设班19年来的各年级成员,500人的名额总是满员,其中不乏成功的企业家、手握重金的投资人、知名企业的高管,在外人看来这些都是资源。

  “公司现在的办公场地就是学长帮忙找的,在这个层面上,确实可以互相扶持,但你不能因此依赖它。”而且在王润宇看来,具体的技术问题并不是创业最大的难处,不具体的问题是什么呢?他也说不清楚。创业从来艰难且孤独,有些苦,无法表达、无处可诉。

  有没有想过,如果创业失败怎么办?“怎么没想过,我每天都会问自己,你到底奔着什么而去。但是答案并不重要,毕竟我们也常常骗自己。”他想了想,说,创业之前他就考虑过代价,考虑过自己能不能承受一次失败,“创业或者不创业,无非是逃避成本不一样,最糟糕的结果不就是逃过这段人生吗?”

  说到茅侃侃,他说,“外界太多分析和判断了,其实真的不需要,同为创业者,我们应该理解他,在他做出这样选择的背后,一定有在他看来凌驾于生死之上的东西。”

  只是这“东西”是什么,现在已无人回答。

  过了年,王润宇的公司就要搬新办公场地,还要招些新人。

  或许他会一举成功,或许他会成为一个连续创业者,或许像他开玩笑说的,“大不了去阿里干个P8”,一切皆有可能。

  在王润宇之前,强化班里不乏这样的例子。

  “你知道,让喜欢折腾的人不折腾是很难的。”跟金一平谈起,强化班里那些曾经创业而后放弃的成员,发现多数人的选择都是再创业。

  比如现在被很多强化班成员视为偶像的1999级学长方毅,他的个推正在奔赴IPO的路上,记者联系采访时,他说自己“正在缄默期”。而方毅自己也说做个推时,已经是在12年里踩了无数坑之后的第三次创业。

  在方毅之前,强化班成员创立的企业已经有两家上市,而在他之后,排着队准备IPO的还有七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