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朝晖家政服务市场在业内的地位,用过保姆的都知道,打探家政信息去那里准没错。

  昨天,离过年还有10天,家政市场是热是冷?市场里的人少了很多,市场大厅寥寥几个人晃动,一半服务部无人问津,一半服务部内坐着三五个找工作的阿姨。

  相对而言,惠娟家政服务公司最热闹,五六个人围着惠娟老板娘,她正在签一份雇佣合同。

  合同的甲方是一位老奶奶,清爽利落;乙方是50岁的安徽殷阿姨。

  殷阿姨有备而来,带了一个皮箱,准备当天就去东家住。她说,刚从老家出来,过年不准备回家了,丈夫也在杭州。一个月前咳嗽了回老家看病(老家看病可以进医保),在家待了20多天,休息好了,趁现在春节前工资高出来赚钱。

  “我儿子大学毕业工作了,女朋友正在谈,去年在南京买了房,200多万呐,还要结婚办喜酒,压力很大,我们父母要给他凑点的。”殷阿姨说。

  说到工资,现在的家政市场已进入假期模式,保姆的工资都以天计算,300元/天起。殷阿姨签的那份合同,正常价是3500元/每月,但从2月7日到3月6日的月工资是5000元。

  涨价的原因是过年留在杭州的阿姨少。朝晖家政市场负责人说,平常一天会有百来个阿姨进来找工作,现在一天大概只有二三十个阿姨来找工作。

  “那你今天下午就能来我家吗?”老奶奶说。

  “那不行,阿姨没有健康证,最快要周三才能到你家。”惠娟老板娘说,“阿姨明天一早空腹来体检,周三上午10点左右出结果。”

  大妈又看了几眼阿姨,认真地说:“那听你的,根据你们的规定来。”

  钱报记者问老奶奶,找阿姨去照顾谁?老奶奶指指自己,“我啊。”

  这么健朗干净的老奶奶也需要人照顾啊?老奶奶滔滔不绝地讲开了:“我马上85岁了,生活自理是没问题的,走路逛公园走得很快,就是要找个人陪我聊聊天,家里有个伴心里踏实。”老奶奶有两个孩子,一个在国外,一个住在滨江,她一个人住在拱宸桥。大约一年前,老伴走了,留下她一个人。

  年底家政市场,老人是主要客户。惠娟老板娘说:“年底来找阿姨的东家几乎都是照顾老人的,更多的是因为家有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原来的保姆过年回家了,但对老人的照料不能断,年底子女也非常忙,所以都急着来找阿姨。”

  惠娟说,照顾老人的单子占了百分之七八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