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过年,很多人都欢欢喜喜回老家过年,但有些人是必须留守值班的,比如物业的工作人员。

  杭州文新街道金都新城小区的物业主任孙国清就是如此。从2002年12月起,来杭州做保安的孙国清已经14年没回家过年。今年春节,他还是不回去。

  “哎呀,忙得上火,吃药都没用。”37岁的孙国清,指着自己红肿的眼睛说,年前事情实在太多,忙得连坐的时间都没有了。记者只能一边陪着他巡查,一边陪着他聊天。

  “新年小区要装扮一下。”他指着路边的大树说,“大树下都用金色的布装饰一下,过两天挂上红色的灯笼,年的味道就来了。下雪压坏了好多树枝,大的挡路的我们都运走了,这些小的来不及运走,我也得想办法早点处理。”

  翻开他的记事本,记者看到物业春节前后要做的事情写了一页半,有21条,还有不停增加的趋势。

  “业主要出去过年,这时候来做道路维修什么的小工程最好了,但是工人也都回去了,只能先写在本子上,抓紧预约工程队,年后可以早早开工。”他指着其中“×幢门口地面下沉,需要维修”这一条说,“小区里小修小补的早早弄好,业主过年回来了,能看到新年新气象肯定很开心。”

  孙国清一刻也没闲着,他不停弯腰捡地上的垃圾,还用随手拿的扫把扫着烟头、废纸、塑料袋,“反正是巡查,随手做做掉就好了。”

  春节值班,物业的责任非常重,消防和防盗是第一位的,“摄像监控线路都要重新检查一遍,消防设施和宣传也要重点做,值班都是责任,我当了第一责任人更不能回家过年了。”

  记者问,忙,是不回家的理由吗?孙国清说,“算半个理由,另外一半原因是我家近,所以把回家过年的机会留给家远的同事。”

  他的父母、妻子、12的女儿、6岁的儿子在苏州西京村的老家过年。孙国清说,开始几年家里也有抱怨,后来就习惯了,“有一年,家里有点事,我老婆发脾气了,说是我要是不回家过年,以后就再也不要回家了。我记得那一年初三,我就回家了。”这是他回家最早的一年,其他几年基本都是初十以后才回老家的。

  “其实对家人很愧疚。女儿大了,不太理我,有事找我都直呼名字。” “我是去年才调任金都新城的,原来在金都华庭上了十多年的班,看着业主的孩子从抱在手里到初中了,比自家孩子熟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