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无精症,她用医院精子库的精子,经历了三次人工授精两次试管婴儿,终于得到了一个孩子。没想到在离婚官司起诉期间,夫家抱走了孩子。一别两年多,她再也没能找到孩子,最近法院一审将孩子判给了爸爸,考虑因素有“孩子跟父亲生活了将近三年,对现有的生活环境和生活习惯较为熟悉”,“男方丧失生育能力”等。女方几近崩溃,目前案件在二审中。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在2017年12月27日的这则报道,引发了社会热议。

  日前,浙江省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主办了“离婚时子女抚养权归属之法理基础与实务规则研讨会”,来自我省各地的专家学者、律师、法官、妇联干部、心理专家等四十余人参加了研讨会。

  有资深婚姻家庭律师一声长叹,“打了30年婚姻官司,抢了30年的娃”。

  孩子之争,究竟惨烈到什么程度?在抚养权的争端上,我们的正确打开思路应该是什么/我亲爱的小孩,婚姻破裂中最受伤的一方,该如何来保护你?

  为了抢孩子,她在公婆家对面租了间房潜伏了整整一个月

  但凡做过婚姻家事案子的律师和法官说到夫妻抢娃都有一堆惊心动魄的案例,但是浙江省婚姻家庭法学会会长、浙江乾衡律师事务所主任柯直2016年办过的那一起,还是让大家都倒吸一口凉气。

  抢娃大战发生在离婚官司的“缓冲期”。所谓“缓冲期”是指离婚官司通常第一次起诉法院一般不会判离,如果夫妻俩感情不能修复的话,可以在六个月之后再度起诉。

  夫妻俩有个4岁的儿子,在第一次女方提起离婚被驳回以后,突然有一天,爷爷奶奶把孩子带回富阳老家一去不返。女方赶去被挡在门外。

  后来,做微商代销的女方索性偷偷在公婆家对面租下了一小间房,一边守着手机上的生意,一边密切监视对面公婆家动态。终于有一天,基本上就是一个婆婆带着孙子出门打酱油的机会,女方直冲下楼,一把抢过儿子,塞进车里,飞驰而去。

  再后来,男方带了几个人又赶到东阳女方家中,从丈母娘手中抢回了孩子,丈母娘报警,同村好几个村民自发帮忙,要把孩子给抢回来,就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位村民不幸被车撞身亡。

  为什么离婚官司里大家都要抢娃?

  这种抢不是在法庭上抚养权的争夺,而是现实生活把孩子抢到自己身边,剥夺对方的抚养甚至是探视。柯直说,现有法律存在“潜在倾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明确,“对两周岁以上未成年的子女,父方和母方均要求随其生活,子女随其生活时间较长,改变生活环境对子女健康成长明显不利的,可予优先考虑。”换而言之,法官在判决抚养权时,更倾向于与孩子暂时居住的一方。受此影响,离婚双方自然想千方百计“抢孩子”,进而实现“子女随其生活”,以此作为争取获得抚养权的重要途径之一。

  而柯直说的那起案件,最后法院将孩子判给了女方,后来还是女方抢夺成功,和孩子亲密生活了半年,法院的判决与此有一定关系。

  孩子更适合跟谁,定海法院专门制作了一张父母打分表

  浙江舟山定海法院是省级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法院之一,2016年6月,他们成立了专门的家事审判专业组来办理家事案件,包括离婚、继承、赡养纠纷等等案件。家事法官沈妙军说,离婚案件最纠结的不是分财产,而是孩子抚养问题。孩子由谁来抚养,这中间包含了太多的伦理和感情,不是强调证据和理性的法律所能一举定夺的。

  为了在调解的时候增加一些说服力,定海法院家事审判专业组制作了一张“子女抚养量化赋分表”,里面考虑到很多因素,五大类十余个单项,包括经济基础,个人品性,亲情关系,抚养助力等等,每个类别中每一个单项都有对应分值,比如在经济基础中“工作稳定”计5分,“有无住所”计6分,在亲情关系里,“抚养现状”说的是就是长时间跟谁一起生活,亲密程度,这一项占20分;还要考虑“子女意愿”,占10分。

  不过,沈妙军说打分表不作为最终判决确定抚养权的依据,而是侧重于促进法官对男女双方基本情况的了解。

  “好比一个摸底。”沈妙军反复说,抚养纠纷最好的解决方式是调解,而调解的时候大家可以把父母的表格都摊开来看,“你看看,他(她)的这些条件,确实对孩子更有利”。法庭还引进了各专业的专家担任家事调查员,家事调解员,共同助力纠纷的和平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