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糕也是把人“粘”起来的活动

  老底子都是几家人合伙打年糕的

  “具体几岁开始打年糕的,说不上,拿不动年糕槌的时候,就帮忙端年糕盘子,在边上蹭块打好的糕,大概我十几岁,能拿得动锤子了,打得动三五下,就打个三五下,打得动七八下,就打七八下,慢慢得就和成人一样,能打个20多下了。”今年64岁的金志量,是队里负责“打”年糕的一员。

  现在村里是一队人一起打年糕,而老底子打年糕,也不是一家一户单打独斗的事情,而是冬季集体的集体活动。

  “每家都要打年糕的,多的人家打200多斤,最少最少要打个50斤,一般70~80斤肯定需要的。“金志量说,打年糕也是把大家“粘在一起”的活动,“老底子下雪天还要多一点,我总是记得外面飘雪花了,家里就开始打年糕了。”

  他记忆里,打年糕的石臼和槌子都是集体的,等到了打年糕的时间,几家人家约好,一起去抬了石臼来,然后家里面的男人和女人各自分工,米是提前浸好、磨好的,然后女人集中在厨房里蒸粉,男人们都聚在石臼边轮流打年糕,“一般都是几家人家加班加点连着打个一两天,然后石臼和槌子就要轮到别人家去用了。”

  打年糕的几天,小孩子最开始,热气腾腾的年糕从石臼里拿出来,小朋友就可以“切”一块尝尝,多数是蘸着芝麻糖的,甜甜的,糯糯的,“以前没有零食吃的,大人给年糕一般都不会小块的,总是很开心的。”

  ▲体验打年糕的游客。

  而一起合作打年糕的几家人,说着家常,谈着事情,感情也越发好了。

  为什么在外桐坞这样的地方,过年时候年糕这么重要,打了七八十斤的人家,这些年糕要吃到什么时候去?

  “年糕,不仅是过年吃的,我们要吃到春天呢。”在一边的仇老村长接上了话。

  原来外桐梧所在的龙坞地块,一直也是出产龙井的地方,每年春节后,就开始了农忙,而清明之前,就有大量采茶工人就要来了,“采茶很幸苦的,早上起得早,干活多,一定要给人吃饱的,而年糕因为有大量的糯米在,最能填报肚子。”

  金志量说,“早上最方便就是年糕泡饭,有汤水,有干货,而且随手下点菜叶子下去,就连配菜也省了,五分钟烧烧好,五分钟吃吃饱,大家就天没亮,踩着露水就上山了。”

  如今,年糕队的手打年糕开打,村里的礼堂就成了超级热闹的地方,孩子们都往这里凑,看着像游戏,还能找到很多小朋友,空下来的打年糕师傅,在一边的桌上聊天,还能给孩子们讲讲小时候的故事,“打年糕,现在也不仅仅是为了吃年糕存在的,而是想通过打年糕,把村里人再聚起来,过年就是要这样,才有年味。”仇顺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