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呀摇,摇到外婆桥。”

  这句童谣耳熟能详,下面几句你还知道吗?

  在杭州转塘街道外桐坞的村民礼堂上,写着全文“外婆请我们吃年糕,糖蘸蘸多吃块,盐蘸蘸少吃块,弟弟吃了快长高,舅舅吃了事业高,我么吃了成绩高。”

  过年,仿佛一定要吃块年糕,不仅图好吃,口彩也好。老底子的年糕都是打出来的,打年糕不仅是过年不可或缺的一环,也很当地的老底子的生活有密切的关联。

  虽然现在的年糕都随时随处都可以买,但是外桐坞村在近年又重新组建了一只打年糕队,大约在过年前一个月左右,就开始在村礼堂手工打年糕,打出来的年糕村民每人分一点,来游玩的游客可以花2元钱分享一块,还能购买。这就是已经延续了七届的“年糕节”。

  “我们年糕队有十五六个人,年纪最大的73岁,最小的也快60了,从筛粉开始,就是全手工的年糕了,每天打400斤,去年打了1万斤,除了村里分分的,后来都卖掉了。”年糕队的队长仇顺昌说,今年来预定手打年糕的人就不少,他们还准备了真空的新包装,想让手工年糕的路走得更远一点。

  老师傅们看着喜欢手工年糕的人越来越来,也有自己的忧虑:“我们打年糕都是从小打起的,很多功夫都在感觉上,现在的年轻一代,不要说抡起槌头只能打个六七下,蒸粉、搓粉的也没参与过,不知道这么纯正的手工年糕,我们还能打多少年。”

年糕队的老师傅们年糕队的老师傅们

  每个人练得都是“童子功”

  打年糕,看起来挺简单,两腿叉开,双手抡起拿起打年糕的木槌头,往石臼里的年糕上打就可以了。力气大的多打几下,像记者这样的,抡都抡不起来,勉强凹个

  造型就结束了,但是年糕队里负责打年糕的几位师傅们,每个人每次要打20多下年糕,每块年糕的至少要5个人打,打百多下才能成。

  但事实上,我们看到是打年糕过程里最“显”的一关,就是冰山在水面的部分,而看不到的地方,比如搓粉、蒸粉、拨臼全部都是技术活,老师傅说起技巧来,就只有两个字“感觉”。

  比如专门负责搓粉的仇学礼,今年73岁,专门负责往筛好的年糕粉里加水,这是年糕上蒸笼前的一个步骤,问老师傅,水和粉的比例是多少,老师傅调调了水粉,然后大拇指和其它四个手指搓了一搓,回答“感觉干湿差不多,就好了”,因为实在说不准,“磨粉之前,米都要浸过水的,浸水时间长,我这里要少加水,浸水时间短,我这里多加点。”

  负责蒸粉的68岁的仇乃胜师傅,说起来蒸粉时间最好是在10分钟左右,但是仇师傅也不是个对着闹钟看时间的人,“有时一锅多点,有时一锅稍微少了点,火也有大小,所以不能硬扣时间,心里有数。”

  打年糕,还有拨臼师傅,坐在石臼边,一槌头下来,要给年糕翻个边,让石臼里的年糕边边角角都能被照顾到,到底每次要翻多少年糕呢?拨臼的老师傅答:“看一锤头下去的位置和力道。”

  这样看“感觉”是不是有点随意,不太符合工业化生产的流程,但这些老师傅们可都是从十多岁就和哥哥、父亲、甚至是爷爷们一起打年糕的,手里的“感觉”,都是童子功练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