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到周五的晚自习时间,走进温州某寄宿学校的高三教室,学生在安静地学习,而在教室静坐着一位“编外值班人员”,或是低头看书,或是认真地翻阅手中的高考志愿填制手册。下课铃声一响起来,就跟班主任开聊孩子,或是热切地跟孩子互动。

  这位“编外志愿”值班人员就是这个班级的某位学生家长。在这个学校约有1/3的高三段班级家委会建立了“自愿值班陪读”的模式。还有一些班级家委会成立了“家长巡逻自愿队”,在校内外进行巡逻。

  家长如此参与学校管理,对此一些家长、学生表示赞同,也有部分家长、学生提出反对;涉事的学校也表示“不支持、不建议”。

  [校方]既感动又无奈

  说起这批热情又积极的编外管理人员,这所中学的高三班主任陈老师显得既感动又无奈。

  陈老师说,去年9月她刚接手高三班级,第一天晚上值班,就发现教室后面有2个“陌生人”坐在最后排。“我就觉得蛮奇怪,既然把学生交给学校,就放心地交给学校来管理,我们也有值日老师、巡逻老师。”陈老师说。

  “家长的心理我们也能理解,希望了解自己的孩子。但是给我们管理造成了影响,也造成了困扰。比如坐在后面,有些家长就玩手机,我们说榜样的力量,家长老玩手机对孩子会有不好的影响;或者有电话铃声响起,走进走出的,这就会干扰学生的学习;还有家长也会趁机跟班主任一直聊一直聊,这样我们的工作会有影响。”不过“执着”的家长不放弃,跟陈老师“讨价还价”,最后让2名家长变为1人。

  学校负责人介绍,从去年的9月份开始,学生一迈入高三,家长特别是家委会主动要求值班,以“帮助学校管理”的理由,来陪伴孩子上晚自习的现象越来越多,“高三段16个班级,约有6个班级的家委会提出要轮班。”这名负责人说,“最多的时候,我们去巡逻发现有5个教室的后面坐着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