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1日,全国关注的“蓝色钱江6.22纵火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但是因为被告人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质疑管辖异议,在得到法庭明示管辖没有问题后擅自退庭,庭审仅仅持续了半小时就戛然而止。

  今年1月5日,网上有传,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将担任莫焕晶辩护人,并有流传照片显示何兵已向杭州市中院递交了委托辩护材料。

  而昨天(1月8日)上午,党琳山发微博称,他与何兵去杭州市看守所会见莫焕晶,被告知莫焕晶已有其他两位辩护律师,所以不予安排会见。党琳山提出,他并未见到莫焕晶的解除委托声明,何兵也是在相关期限内递交委托手续。

  昨天下午17:00,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此事发布通报。

  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情况通报

  2017年12月21日,我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庭审中,被告人莫焕晶的辩护人党琳山不服从法庭指挥,擅自退庭,拒绝继续为莫焕晶辩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五十四条、二百五十五条之规定,被告人莫焕晶可以另行委托辩护人或者由法律援助律师为其辩护。

  12月27日,被告人莫焕晶向我院书面提出不再另行委托辩护人,由法律援助律师为其辩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之规定,我院依法通知杭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律师为被告人莫焕晶提供辩护。12月29日,杭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两位律师前往杭州市看守所会见了被告人莫焕晶,莫焕晶同意该两位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2018年1月5日下午,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何兵前来我院,通过我院诉讼服务中心材料收转窗口提交了被告人莫焕晶之父莫某某签名的代为委托辩护材料。鉴于莫焕晶先前已明确表示接受法律援助律师为其辩护、不再另行委托辩护人,为依法充分保障其获得辩护的权利,我院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及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律师办理刑事案件规范》第八条之规定,听取莫焕晶本人意见后依法处理。

  2018年1月8日

  ————————————————————

  杭州“蓝色钱江6.22纵火案”全国瞩目,在经历了183天的等待后,12月21日上午9点,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号法庭公开审理“蓝色钱江放火案”,保姆莫焕晶被起诉的罪名有两个:“放火罪”、“盗窃罪”。

  但是这场期待已久的庭审在进行了30分钟后戛然而止,结束在每次开庭伊始法官例行的权利告知环节中,甚至公诉人都还未来得及宣读起诉书。

  当时,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向法庭提出管辖权异议,要求停止案件审理,等待最高法院指示。在得到审判长示明刑事案件中犯罪地法院拥有管辖权,并决定依法继续审理后,党琳山退出庭审。临走时喊话莫焕晶:我不在场的情况下,任何人提问你都不要回答。

  为了充分保障被告人的辩护权利,法庭不得不宣布休庭。

  现在,党琳山告诉浙江24小时记者,按照法律规定,被告人可以委托1到2个律师作为其辩护人,党琳山说自己仍为莫焕晶的辩护律师。

  但是,根据去年12月21日休庭后,杭州市中院发布的通报中,法院已经将党琳山的退庭行为视作“无视法庭纪律,不服从审判长指挥,擅自离庭,拒绝继续为被告人莫焕晶辩护”。法院同时称“本案自休庭之日起至第十五日止,将由被告人另行委托的辩护人或者法院依法为其指定的辩护人准备辩护。”

  今年1月5日何兵递交委托手续,正好卡在这个“十五日”期限内。

  莫焕晶是如何会委托何兵的,党琳山向浙江24小时记者坦言,是他牵线搭桥,主动找的何兵老师,然后何兵对案件经过研究后决定接受委托,其委托书是由莫焕晶的父亲签名代为委托的。

  不过对于党琳山自称仍为莫焕晶的辩护律师一说是有问题的。因为法院对党琳山的退庭视为“拒绝辩护”,而且此后广东省司法厅也对党琳山轰动全国的退庭事件立案调查,目前调查结果还未出来。

  新闻+

  何兵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行政法学研究所所长。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先后从事民事诉讼法、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国家赔偿法等课程的教学,主要作品有《现代社会的纠纷解决》《和谐社会与纠纷解决机制》(主编)等教材、专著类7部,《行政权力的结构与解构——一个个案解析》《永不松懈》《人民陪审员:我的经验与感悟》等论文类70余篇。2012年4月,其在微博上爆料称高龄奶牛靠激素产奶,引起网友普遍关注。至今其微博粉丝有113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