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从自己身体里流淌出的鲜红血液,被输送到血细胞分离机中,机器有规律地发出“哧哧哧”的响声,阿华(化名)很安心地躺在病床上。

  此刻,他是一个哥哥,只是一心想用自己的血液去救活病危中的年幼妹妹。

  阿华是福建霞浦县人,2017年11月29日,25岁的阿华因犯诈骗罪在衢州十里丰监狱服刑;而在去年8月13日,他4岁的亲妹妹吴诗雨被诊断为噬血细胞综合征,这种疾病的死亡率达到70-90%,骨髓移植是唯一的治疗手段。

  幸运的是,兄妹俩配型成功了。

  昨天,这场等待了一个多月的干细胞采集,在浙江省中医院得以实现(本报在2017年12月8日、12日曾做过连续报道)。

  北京·晚上7点

  千里之外的北京儿童医院,在病床边守护女儿的蔡仙英得知儿子正在采集干细胞,很期待,也很激动。“其实我有预感这几天会去做,上个月28日,监狱电话通知我们,儿子的抽取骨髓手术的费用需要25000元,我们已经将钱当天打过去了。”1月2日晚上7点,蔡仙英对钱江晚报记者说。

  北京·清晨6点36分

  蔡仙英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帖:“两兄妹并肩作战,要去战胜病魔,爸爸妈妈为你们加油。”她觉得“女儿明天就能好起来”。

  杭州·上午8点半至12点

  浙江省中医院开始对阿华进行干细胞采集。

  “这血是给妹妹救命的,所以心情很好。”阿华剃着平头,戴着眼镜,很放松,还会时不时地去看看床头的仪器。另外一只手则被铐在了床沿边。

  负责采集工作的浙江省中医院血液科干细胞采集中心副主任医师张宇博士介绍,这也是第一次有这么特殊的捐献者,所以工作持续的时间比较长。

  据了解,这次将从阿华身上采集200多毫升的干细胞,对阿华的身体没有太大影响。“太难得了。骨髓配对成功的概率是百万分之一,即使是亲人,也不一定匹配。”张宇坦言。

  杭州·下午1点40分

  干细胞的护送工作也交给了浙江省红十字会志愿者服务队长,下午1点40,他们踏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

  北京·下午2点多

  蔡仙英焦急地等着。

  2点多,蔡仙英发来微信语音信息称,女儿病情突发,正在ICU病房抢救,情况比较危险。“我好怕等不到儿子的骨髓救她的时间了。”蔡仙英的语音带着哭泣。

  早在去年11月底,医生告诉蔡仙英说,孩子的脑部已经出现萎缩状况,手术迫在眉睫。

  北京·晚上7点多

  护送干细胞的志愿者到达北京。

  杭州·晚上10点

  钱报记者盛伟通过微信连线守在抢救室外的蔡仙英。她回复说,孩子仍在抢救,尚未开始骨髓移植手术。

  我们祈祷,孩子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