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杭州淳安有位老先生有些着急地给钱江晚报96068热线打来了电话,他说自己看了钱报《堆放两年无人问 淳安这些古牌匾还要沉睡多久》的报道(见11月1日钱江晚报A5版),他老家也有几块十分珍贵的牌匾。

  老先生姓商,今年74岁,老家在杭州淳安县里商乡。“村里老祖宗留下的祠堂早年被拆,几块很大的匾额下落不明,其中我知道的至少有三块:三元宰相、必用读书人、科甲第一家。这几块牌匾都有400多年的历史,有当时的官方或皇帝印章,题字的人也很有名,是明代著名书画家董其昌。”商老说,这些牌匾都和三朝宰相商辂有关,他知道这些文字背后的价值。他觉得,这三块牌匾可能比郭村村民发现的古代牌匾更加珍贵。

  “科甲第一家”曾立河道挡水

  村民冒险“偷”回家

  钱报有关杭州淳安偏远山村发现几十块古代牌匾的连续报道,关注点从姜家镇转移到里商乡里商村。

  里商村村委书记商国山接受钱报记者采访时说,他也记得村祠堂里有一些牌匾,但不清楚具体的内容和数量。“到底有没有老先生说的三块牌匾,现在很难考证,毕竟时间太久,但的确有一块‘科甲第一家’的牌匾。”商国山不仅知道有这块匾,而且还晓得这块匾在哪里。

  记者找到了这块匾的保管者商智纯、商智孝兄弟,看到这块匾长约3米,宽约1米,估摸着重约150斤。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情,这块牌匾保留下来也不容易。”兄弟俩说,牌匾在家里放了40多年,是父亲背回来的。他们说父亲商克和当年30多岁,有天晚上看到牌匾被立在河道里挡水,觉得可惜,于是就冒险把它“偷”回家保护了下来。

  “这事如果被查出来,当年是要被绑起来挨批斗的。”52岁的商智孝回忆说,他们把牌匾放在二楼,匾上铺满稻草;老房子改建后,牌匾被移到了厨房天花板上;2015年老房翻新,牌匾淋了一年的雨。他记得那块匾上还有“董其昌书”的题字,但他们以前不知道董其昌是谁。

  “那个时期很特殊,很多牌匾甚至宗祠均被刀劈斧砸。”里商中学退休教师商君毅就曾在16岁时亲见五六块牌匾被扔进河里作拦水坝,“那时候村里有个茶厂,用水轮机发电,可有时水力不足,就把这些牌匾用去拦水。”

  牌匾内容与名人商辂有关

  是否为董其昌真迹还需鉴定

  除了这一块牌匾,商老先生提到的另外两块匾在哪里?

  “现在悬挂着的‘三元宰相’匾额,是后人弄的,是不是有老匾无从知晓;‘必用读书人’这几个字和‘三元宰相’是在同一块匾上。”村委书记商国山说,明朝名臣、内阁首辅商辂是明代近三百年科举考试中第二个“三元及第”者。他就是里商人,所有的这些牌匾都和商辂有关。

  杭州城里现在也留有商辂的遗迹,“三元坊”是明代沿用至今的历史地名,商辂就曾住在这里。2006年,钱报曾报道了“三元坊”古牌坊重见天日一事。

  里商乡政府相关负责人说,最近几年一直在做相关方面普查、挖掘,目前没有发现其它更有价值的古代牌匾。

  那么,仅剩的这一块牌匾“科甲第一家”是不是明代书画家董其昌的真迹?

  淳安文保所所长鲍艺敏说,这要从董其昌的原谱、作品、牌匾磨损程度等多方综合、系统考证。即便确认董其昌写过,还需要再鉴别这块牌匾是真迹还是仿品。从目前的证据还不能完全判定牌匾就是真的。

  “只要是历史文献有记载、有历史文化价值的遗迹,我们都会全力保护。”里商乡党委书记方朝晖说,对文化的传承和保护可能是一块牌匾,更有可能是一种体系。2013年以来里商乡投资138万元培育、修建文化礼堂8个;投入1200万元建设商辂文化纪念馆、杨桂枝纪念馆等一大批历史文化遗产项目,建成的“大千古街”拉动社会投资2.29亿元。

  钱报记者了解到,商辂文化纪念馆将在12月开馆,曾保存在村民手中的商辂文集、书画及商家族谱等都会在这里得到统一展示,其中也将包括这块“科甲第一家”牌匾。

  本报首席记者 鲍亚飞 记者 张蓉

  通讯员 杨永娟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