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健红生前工作的102办公室。 张黎升 摄汪健红生前工作的102办公室。 张黎升 摄

  这几天,浙江省宁波市妇儿医院中医诊疗中心102诊室大门紧闭,往日排队就诊的繁忙景象被门外一位位患者的唏嘘取代。11月2日凌晨,屋子里那个年轻的医生和他那张面对病人时刻温暖的笑脸,永远定格在了还未满34周岁的生命线上。

  他叫汪健红,一名普普通通的医生,一个喝山泉水长大的农家孩子。11月4日清晨,近百名家住市区的患者自发赶几十公里山路去他的家乡——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横街镇的大山中为他送行。

  生命在答复患者中停止

  16年前,这个从小在乡村医生母亲影响下立志从医的农村孩子,终于带着梦想走出山村,大学期间就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在海曙区集士港中心卫生院参加工作,去年3月被宁波市妇儿医院人才引进,任中医全科医生。

  同在宁波市妇儿医院做中医妇科医生的邓永丽眼中,丈夫的履历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可是就是这样一份简单履历,却让上进心极强的汪健红励志在每一个脚印上倾注心血、有所作为。

  微信朋友圈里有2603位患者联系人,每位都有互动,大家咨询的病情总能得到详细回复;24小时开机接诊,晚上11时还在家中给患者看病,凌晨5时就有电话打来预约……邓永丽说,丈夫热爱这个职业,病人的疑难杂症能让他好几天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哪怕是带着女儿出去游玩,汪健红还一刻不停地拿着手机和患者互动,好像家人并未与他同行。每当这个时候,邓永丽都会很难受,因为她觉得两个人真得不在“一个频道”。但是,当一次次从同事、患者、乃至导师口中听到对丈夫的称赞,她的内心又全都是满满的自豪。

  “他去世前几个小时,我们下飞机后,微信里一下子跳出2500多条未读信息,哪怕就是等着拿行李的几分钟时间里,他都不忘给患者回复……”邓永丽说。这次出国旅游,是汪健红难得陪家人外出度的长假,但谁能想到也是最后一次长假。11月2日凌晨,从上海回宁波的汽车上,大家旅途劳顿都在路上睡着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汪健红却不停地点着手机……“下车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2日凌晨2时24分,邓永丽强忍悲痛在丈夫的朋友圈发出最后一条消息——汪医生因病去世,所有医疗活动取消。泪水滴洒在手机屏幕上的那一刻,她的想法很简单,“白天一上班他就要坐诊,一周休假肯定有很多病人来,希望大家别白跑。”这包含标点符号的17个字,成为一位妻子对丈夫事业最无私的支持。

  “这些年来,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治好更多的病人。”母亲汪爱妃说。从大学时代,汪健红就对中医研究投入了极大的热情,“不管是和我、和永丽、还是和他的同事闲聊,没多久他就会不自觉地把话题扯到工作上,转到病人的病情探讨上。”前段时间,汪健红给母亲买了新手机,发来的第一条信息就是两张婴儿手掌出疹子的照片,询问是不是手足口病的症状。没几天,汪健红就利用业余时间写了一篇如何预防儿童手足口病的文章,推送到了公众号上。

  医术在高尚医德中升华

  中医越老越吃香,这是绝大多数人眼中的“铁律”。但在几年前,宁波不少的中医就诊患者却开始乐意问诊这30岁不到的小伙子。那时,追随汪健红的患者,更看重的是他对工作极度负责、对大家极度耐心的态度。

  同事和患者们都知道却又都不清楚,具体是从哪一年开始,汪健红就自费为就诊的小孩子在配药时准备一包甜菊叶。患者Lansy说:“第一次带儿子看病,汪医生特意给了我一包甜菊叶,说加在中药里面,孩子喝起来就不会太苦,家长喂药可以省心很多!”这个细节,让Lansy非常感动,此后一家人都成了汪健红的铁杆粉丝。

  医生的名气靠的是患者的口碑,就是这样一件件微不足道却暖人至心的小事,让汪健红“民星医生”的招牌越擦越亮。就诊的患者越来越多,让汪健红有机会接触各类疑难杂症,业务水平突飞猛进。

  “当时他还在我们乡下工作,可慕名而来的甚至还有杭州和上海的患者。”在海曙区集士港中心卫生院工作的老同事、老同学苏柯江眼里,汪健红对中医的痴迷已经有些“疯狂”,两人甚至在饭桌上还能就学术问题争个不可开交,脸红脖子粗也不是一次两次。“有一回实在让我下不了台,我就说以后吃饭再谈工作,你约不到人。现在想想,估计永远没有人会半夜打我电话谈工作了,多么想再和这个好兄弟争一次、辩一次,输赢再也没有关系。”翻看朋友圈里汪健红这次旅游贴上的照片,回忆让他恍如隔世,却又历历在目。

  “我不把医生这个职业当养家糊口的工作,而是把它当事业在拼搏。我多学点、做点,患者就可以少受些苦。”这是汪健红生前和一位患者的对话。

  付出和回报,总是对等的。大学同学“叶子”说,汪健红从医后始终坚持传统中医诊疗手段,并试图挖掘常规中药的药效最大化。从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到擅长通过中医舌诊、脉诊判断人体基本生理病理状态,擅用“经方”辨治内科、妇儿科疑难杂病,成为主持开展“四缝穴”挑刺治疗小儿疳积症技术、“穴位贴“”促进儿童增高技术、“三菱针放血疗法”治疗小儿高热技术、“冬病夏治”穴位贴敷治疗慢性呼吸系统疾病技术的“名医”,汪健红仅仅用了7年多一点的时间。

  高尚的医德哺育出精湛的医术,汪健红真的“红”了起来。可是他一直都控制挂号的患者人数,并坚持开一些最常见的中药减轻患者的经济压力。“中医诊疗时间长,汪医生说接诊太多,答复就详细不了,对不住那些大老远跑来排队的人们。”市妇儿医院院办主任章晓军说起这个来院才一年多的新同事,满是深情。

  “他渴望服务更多的患者。”“叶子”告诉记者,前段时间汪健红联系多个好友一起整理出大量案例资料,准备开发一款软件来提高医生诊疗效率,结果在约好敲定最终方案的前三天,他竟永远缺席了。

  “不敢想象,那些不知道汪医生离世的患者再来医院听到这个噩耗后,会是怎样的心情。”这句话,成为同事们对汪健红医德、医术最中肯的评价。

  11月4日清晨6时不到,大雷村的空气早已弥漫了悲伤的因子。这是汪健红出殡的日子。

  生前共事过的领导、同事们赶来了;几载寒窗的同学们从杭州、上海、湖北、广州赶来了;生前一直记挂着的患者、朋友们赶来了……成百上千名微信门诊群里甚至素未谋面的“网友”们也纷纷留言,在真实的大雷村和虚拟的网络中,那么多人一起缅怀这位令人尊敬的好医生,相互回忆着与他的温暖故事。

  横街镇党委负责人说:“作为家乡人,我们为汪医生骄傲。他爱岗敬业的精神,服务群众的热情,值得我们学习。”

  医生看惯了生死,但他们比谁都懂得生命的伟大。汪健红时刻珍爱着自己的患者,却太早地让自己成为别人的追思。(徐小勇 续大治 张黎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