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至临安城际铁路效果图。杭州至临安城际铁路效果图。

  临接杭州,安居浙西。临安市变成临安区,“市”而有界,“区”却无痕——临安没有了原先的边界限制,开始迈入无缝对接杭城的新阶段。

  一字之差的背后,是杭州发展的必然,也是临安推进城市国际化、产业现代化和全域景区化的最大机遇;也是39项民生政策上的同城同步,是大交通“打开山门”后“一高两铁三快速”的全面融入;更是一场对“有山显山”、“溪水清满”、“文化深耕”的全民探讨和思考。

  临安,将成为杭州的第十个区,也是第一大区。独特的地理位置、山水林业资源会让这个“十”和“一”充满怎样的惊喜?最近,钱报记者专访临安市委书记卢春强,看看他怎样设想杭州西部新城区和新临安,他又如何回应老百姓对撤市设区的热议?

  临安撤市,欢迎杭州第十区

  中国传统里,“十”总是一个含义特别的吉祥数字,比如五光十色,比如十全十美,临安区将在9月15日挂牌,它是杭州的“第十区”。

  “临安撤市设区是一件大事、一件喜事。”临安市委书记卢春强说,从2012年杭州市委市政府提出行政区划调整设想,经历了五年多的工作长跑,可以说走到今天非常不容易。他认为,今天的结果是杭州发展的必然趋势。“从历史文化、生态环境、产业发展三个方面看,撤市设区、融杭发展是大势所趋、发展所需、民心所盼。”

  卢春强说,临安是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创始人钱镠的出生地和归息地,是吴越文化的发祥地,与杭州文化有着深厚的渊源。钱镠创立的吴越国定都杭州,他在位期间也三次拓宽杭城版图,并大力治理西湖和钱塘江。所以说,临安与杭州在文化上是同根同源,是杭州建设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组成部分。生态环境上,临安生态资源丰富,森林覆盖率高达78.2%,境内拥有天目山、清凉峰两大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青山湖国家森林公园,是杭州绝佳的生态涵养地、天然的森林缓冲带,这为杭州打造生态文明之都提供了重要支撑。产业发展方面更是如此:早些年临安就承接了杭叉、杭氧、杭重等大量杭资企业,与杭州产业融合发展成为必然趋势。

  这就是临安不一样的地方,它既是杭州“第十区”,面积上又是杭州的“第一大区”。

  “加快融杭发展是今后一个时期所面临的艰巨任务。”卢书记说,为此,他们制定了“三原则”:

  一是循序融合。全面融入不可能一蹴而就,坚持从临安实际出发,主动与杭州做好充分对接,力争通过三年至五年的时间,实现与杭州主城的无缝对接;

  二是民生优先。以增进群众民生福祉为第一取向,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热点难点问题,与主城区“同城同待遇”;

  三是一体发展。临安地域面积大、东西狭长,按照东中西并进要求,以东部地区的率先融入带动中西部协同发展,努力构建全域协调发展新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