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把房子租出去以后,是不能随便进出的,虽然房子是你的,但使用权是房客的。嘉兴有个徐某却不这样认为,以为房子是自己的,想进就进,想出就出,住在里面的女租客,觉得太没有安全感了,要求退房。警察上门调解,结果这个徐某,竟然还暴力抗法。我们来看。

  房客 小朱:我要搬走,我要求他退我房租,因为这个是他侵犯了我的隐私导致的,不是我自愿离开的。装了什么?装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晾毛巾的架子,而且他只装了我一家,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私自进入我的房间。

嘉兴1房东擅闯女租客房间 警察调解反遭其殴打嘉兴1房东擅闯女租客房间 警察调解反遭其殴打

  房东 徐某:她抓住我一个缺点,一个错误,我到她房间里去装了一个毛巾架,说没征得她同意。

  桐乡市区的一个拆迁安置小区,房客小朱姑娘和房东徐某吵起来了。小朱是河南人,今年30岁,单身。6月28日开始,小朱租下徐某家的这间套房,说好租三个月,每月租金400。但是9月3号下午小朱突然要退房,还要徐某退还之前交的一个月房租。理由是房东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多次擅自进入她的房间。

  房客小朱:我让全嘉兴的人来评论, 是不是房东可以私自进入房客的房间。

  房东徐某:把我里边的毛巾架拉掉了。

  房客小朱:我给你拉掉怎么了?你私自进入我的房间,我没有安全感。

  房东徐某:我这个合同纸上写得很清楚的,退房提前一个月告知房东,房租中途不退还。

  房客要求退钱,房东就是不退,小朱报了警。房东徐某今年44岁,单身多年,这样好几次擅自进入一个单身女房客的房间,小朱觉得实在太过分了。

  警察:有一次晚上,她脱衣服准备洗澡,突然间看到卫生间里面多了一个东西,她就吓死了,当天晚上就没住。 就直接穿好衣服,不住在那边了。她就认为可能装了什么东西,要监控她。多了个什么东西?多了个衣架。

  房东 徐某:那毛巾架是这样的,我打了她好多电话,她一直不要求装,不要求装么我想想放在那里看也是个垃圾,我要把它装上去,然后那天打了电话以后,她没接,不接电话,打了好几个没接,没接我就安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