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榆林26岁的马茸茸死了,留下家属和医院依然在纠缠不清。7日,国家卫计委针对此事回应: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待产,跳楼,身亡,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她在跃下的那一刻,内心想的是什么。

  协和医院的医生张羽曾在自己的一本书里说:产房是女人最温暖也最危险的地方。

  尤其在二孩放开之后,生孩子是剖还是顺,甚至变得有些微妙,它不再是个医疗技术问题,而是夹杂着家庭成员以及医护人员之间的纷争。

  7日,钱报记者专访了浙江省立同德医院妇产科主任金美媛,听她聊起做产科医生20年间,看到的产房内外的悲欢离合。

  她说,小小的产房里面,能看尽世间百态。

  故事一:

  孩子在子宫里缠得像麻花,产妇非要顺产

  作为一家省级综合性医院,浙江省立同德医院妇产科平均每个月要接受两三百名产妇,产科主任金美媛在这一行已经从业20年。

  因为是产科医生,榆林产妇的事情,她自然比较关注,还有感而发写了一篇文章《从产妇坠楼身亡谈无痛分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