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28日杭州出台房产新策,4月,杭州各城区2017版学区陆续划定,一对小夫妻就是在这当口看好房子,并与对方签下《购房意向合同》。没想到两周后,房东说,房子我不卖了,这事最终闹上了法庭。

  签下意向的房子变学区房

  房东突然说:房子不卖了

  今年3月28日,杭州出台房产新策,杭州户籍单身限购一套,实行认房又认贷调控政策。

  4月,杭州各城区2017版学区陆续划定。大约在4月15日之后,各小区所归属的学区到底是哪里,开始公布。

  一对从北方来杭打拼的小夫妻,就是在这当口看好房子,并与对方签下《购房意向合同》。没想到两周后,因为学区房消息敲实,房东说,房子我不卖了。

  今天小夫妻告了房东俩老,和一直替他们出面租房卖房的儿媳妇,告的是违约之诉,要求赔偿总房价的10%,即违约金25.5万元。杭州市拱墅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表面上看这是一起

  儿媳替俩老做主卖房的事情

  小李夫妇5年前结婚,在杭州城北和新南苑买了一套60多平方米的房子。

  现在,宝宝4岁,小区旁边也建起杭州育才京杭小学(由优质民办育才中学托管的公办小学),夫妇俩想,在同一个小区换个大一点的三居室房子。

  今年3月,小李夫妇把自家房子以每平方米2.5万元的价格顺利出手。然后迅速看中同小区一套93平方米的房子,挂价250万元,现属出租状态。小李说,在同一个小区置换,我以为我能锁定价格的。

  小李夫妇按照留在中介的房屋联系人电话打过去,对方是个热心的阿姨,对方说,不是250万,是255万,小李夫妇说,好,那就255。对方又说,刚刚出租,还有6个月租赁,小李夫妇说,好,我们也认。

  后来才知道,这个戴阿姨是房东的儿媳妇,房东夫妇已经90高龄。

  4月15日,戴阿姨拿来了房东俩老的身份证原件及拆迁协议原件,说公公婆婆年事已高不便行动,由她代签意向书。到时候签正式合同的时候,俩老只要跑一趟就够的。

  双方以255元的价格签下意向。

  之后,戴阿姨他们去办房产证(因为是回迁安置房,之前一直拖着没有办房产证),双方说好房产证一办好就过户。

  没想到之后没下文了。小李夫妇到房产部门系统查询,发现该房屋5月3日就已经办好产权证。这时他们再联系戴阿姨,对方的说辞就变了:“哎呀,这个卖房子的事情我做不了主的”。小夫妻直接懵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