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久了脊椎疼、吃酸的东西牙齿疼、熬夜了头疼……疼痛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情,怎么对付疼痛?有的人咬咬牙就忍过去了,有的人拿冰袋敷,有的会买盒止痛片,在大多数人看来,疼痛甚至都算不上一种病。

  上个周末,浙大一院成立了疼痛医学专科联盟,而多家的医院疼痛科成立了联盟协作,将来老百姓在治疗疼痛时,会有更多更专业的科室选择了。

  “疼痛科”是个什么科室?即使是经常到医院看病的老病号,也未必知道这个科室的存在,“在国内,预计有2亿人有慢性疼痛,但是每年到疼痛科看门诊的,只有800万人次。”中华医学会疼痛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张达颖在启动仪式上说。

  2亿人慢性疼痛,意味平均7个中国人当中,就有一个被疼痛所折磨,也许你就是其中之一,“持续疼痛3个月以上的,就属于慢性疼痛。”浙大一院疼痛科主任冯智英说,“痛疼有像骨性关节痛、神经痛、糖尿病痛造成的神经痛,还有痛经等等,都属于慢性疼痛。”

  疼痛,特别是慢性疼痛,已经成为当前世界范围中造成人类痛苦和丧失工作能力的最普通、最直接的因素之一。

  这么多人在面对疼痛时都没有去专门疼痛门诊看病,他们是怎么对付疼痛的?今年50岁的黄女士就是一位让医生都感叹不已的“忍痛”者,她已经被疼痛折磨了10多年,当她在几个月前走进冯智英的诊室时,冯智英都差点以为她挂错了科室,“脸上、手上、身上……凡是能看到皮肤的地方都是一个个黄褐色斑点,像是马蜂窝,很像被火烧过留下的痕迹,我以为她是烧伤科的病人。”

  等坐在了位子上后,黄女士才开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起来,“这十几年的日子不好过啊。”黄女士说,她甚至痛到没有好好说过一个觉,全身每一寸皮肤都有刺痛感。

在这10多年里,黄女士看过骨科、皮肤科、神经内科……这么多科室看下来,都没有找到全身疼痛的根源。

  在这10多年里,黄女士看过骨科、皮肤科、神经内科……这么多科室看下来,都没有找到全身疼痛的根源。

  黄女士又转向了民间偏方,就先用针刺,再用类似艾灸的方法,把每一处刺过的针孔靠近火源烫,她身上的疤痕就是这样留下的。

  可疤痕占据了她原本白皙的皮肤,而这疼痛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失,“你这是中枢性疼痛。”冯智英告诉黄女士,疼痛的原因在于她调节疼痛感官的中枢系统出现了问题,而这也和她本人的焦虑情绪关系很大,最终,冯智英用生药物治疗联合神经射频治疗,终于让黄女士摆脱了疼痛的深渊、

  浙大一院联合全省首批50余家基层医院,成立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疼痛医学专科联,目的就是为了提高浙江省慢性疼痛的整体诊治能力、提升基层医院综合服务水平,推进省级医院疼痛专科更好的在基层发挥作用。

  浙大一院院长王伟林说,疼痛医学专科联盟的成立,是该院落实国务院关于《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指导意见》精神要求,而探索的疼痛病专科医联体模式。

  “通过与联盟单位成员在共建学科、人才培养、医疗合作、医学教育、学术研究等方面的全面协作,以实现专科联盟内学科专业医疗资源共享、优势互补,逐步形成从松散型组织过度到紧密型的临床医疗、教科研协作、管理互动的医疗联合体。”

  据了解,我国于上世纪80年代末引入了疼痛治疗的观念,目前还处于发展阶段,许多地方还未建立规范的疼痛门诊;医生和患者对慢性疼痛认识水平和理念差异也很大。由于慢性疼痛尤其是顽固性疼痛得不到合理的治疗和管理,影响患者及其家属生活质量,给患者及其家庭造成沉重的经济和心理负担。

  浙大一院疼痛科主任冯智英告诉钱江晚报记者,疼痛医学专科联盟的宗旨是为了在全省各联盟单位成员中,建立统一的诊疗规范、服务管理,为专科联盟各成员提供同质化服务和标准诊疗规范,让基层疼痛病人在家门口就能解决疼痛,让疼痛不再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