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的张女士在杭州一户人家里当保姆,干了一个月后,她说吃不消了想走,结果东家不愿支付工资。

  对东家的要求,保姆“吃不消”

  杭州竞舟路五联东苑这里有一个瑞吉家政,33岁的张女士跟对方签了协议,被委派到一户人家当保姆,每个月报酬五千元,包吃住,每个月单休一天。协议是7月13号签的。

  张女士:“一个晚上带两个小宝宝睡觉,我说我头晕,身体吃不消,我想走,我实在干不下去了,我说我要走,她就把我全部东西都扔出来,就叫我走,一分钱不给我。”

张女士的全部家当也就一个行李箱,目前寄放在家政公司,瑞吉家政的谢经理躲在海报后面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张女士的全部家当也就一个行李箱,目前寄放在家政公司,瑞吉家政的谢经理躲在海报后面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杭州瑞吉家政 谢经理:“刚才阿姨出来,反正就说,可能发生口角了,然后把箱子扔出来了,因为我们不是当事人,不知道这个事,真假要她们双方才知道的。”

  双方各执一词

  家政的谢经理说,她刚刚通过微信跟东家的女主人沟通过,双方的说法那是各执一词,不妨来听听。

  张女士的东家:“小谢啊 ,不是我赶她走的,是她自己说要走的,自己拿了行李就走的,首先这点你要搞清楚。”

张女士说,东家有一个12岁的大女儿,她主要负责带刚满周岁的双胞胎女儿,干了一个月就要走,是因为女主人要求太高,她吃不消。张女士说,东家有一个12岁的大女儿,她主要负责带刚满周岁的双胞胎女儿,干了一个月就要走,是因为女主人要求太高,她吃不消。

  张女士:“稍微一点点没弄好 ,就大叫、大骂。骂我反正就像骂女儿一样,晒一点点太阳都不行,咬个蚊子嘛,哎呀,又红红的,又被蚊子咬了,那蚊子我防不了的,它飞来飞去的,反正我扇子一直都在扇。”

  张女士的东家:“来的时候嘛骗我,事情嘛做不好,我一说她做得不好,她就说就要走,讲到天边,都没有道理的事情。”

  保姆协议上,关于张女士的服务期限没有约定,只约定如果要解除劳务关系,需提前三天通知对方。

张女士:“之前我是算好的,因为我很想走,我就说,等你找到阿姨我再走。”张女士:“之前我是算好的,因为我很想走,我就说,等你找到阿姨我再走。”

  张女士的东家:“小谢,我指天发誓,她今天没有说,是叫我提前找,也没有说她来带几天,绝对没有的事情,你如果相信她的话,你真的是被骗了,知道吗。”

  跟家政谢经理的微信对话中,张女士的东家认为,张女士说走就走,违反了约定。

  张女士的东家:“之前跟我说好要做到过年的 ,现在说不干就不干,没有这种事情的,我跟你说,今天说走就走的时候,我就跟她说了,你说走就走,我工资不给你的,这种阿姨嘛,就是要她吃吃教训的。“

  家政方面会再协调,会付给张女士工资

  张女士的东家住在杭州名仕家园,记者陪张女士赶到这里,想调解一下。按了门铃没人开,刚好有邻居出来,张女士进了单元门去敲东家的门。

  张女士:“东家,东家,有人的,都听到声音了。”

  记者也听到屋里有人穿着拖鞋走动,就是没人来开门。张女士说,东家已经不接自己的手机了,记者用自己的手机打过去,对方也不接。在东家跟家政谢经理对话中,最后有一句是这么说的:张女士的东家:“小谢,你有没有同情心呀, 我现在一个人,在家里带两个宝宝,你阿姨嘛,不给我派过来,你还在那边,帮那个坏蛋说话。”

  家政的谢经理表示,会再帮双方协调一下,毕竟张女士干了一个月的活,工资还是要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