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重病婆婆年迈 宁波女子艰难时刻独自撑起一个家丈夫重病婆婆年迈 宁波女子艰难时刻独自撑起一个家

  “我不敢生病,我倒了这个家就倒了。”应芝琴是临山镇梅园村一个农妇,丈夫11年前患上了帕金森综合症,这些年她一直苦苦支撑着这个家。

  她和六亩葡萄地

  应芝琴今年62岁,早年因为丈夫是泥工,生活还算可以,她这辈子没有进过工厂,最多料理一下地里的农活。11年前,丈夫突然双手开始发抖,四处求医但仍不能确定得了什么病,不久就失去了劳动能力。苦难当头,应芝琴毅然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临山镇是著名的葡萄之乡,葡萄的甜来自农人四季的辛勤劳作。为了缓解经济压力,应芝琴在没有任何人帮衬的情况下,种下了6亩葡萄。

  她的葡萄大棚与别人不同,中间放着几个水缸。“葡萄防病有时要打药水,我背着个大大的喷雾器到河边提水不方便,就想了个办法在里面放了几口水缸。”应芝琴说,有时一个上午要完成6亩地的药水喷洒工作。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四五月份是应芝琴最忙的时候,每一枝葡萄蔓都要掐掉杂七杂八的嫩芽,每一串葡萄都要疏果。每年的这两个月,她总是头戴电筒在清晨4点以前出门,到晚上7点多才回家。

  如今,正是葡萄成熟的季节,应芝琴早上一般都会用蓝色塑料箱剪上十多箱,每箱30斤,批发给收购商。早年,丈夫病情还不是特别严重的时候,她总是一个人载着葡萄去集市上买点好价钱,但现在只能全部以较低的价格就地批发掉。

  前段时间,天气太热又没怎么下雨,为了不让辛辛苦苦种出的葡萄受损,应芝琴熬夜抗旱。抗旱第一天,她彻夜守候在大棚里,到清晨4点才结束,以后几天基本上都是凌晨一两点钟才回家。其实,她患有多年的胆囊炎,今年已经发作过6次,有几次在葡萄棚下痛得直吐,但她还是说:“我收完葡萄再去动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