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急周转借贷1.5万元的“小额贷款”,不料却陷入层层圈套:两年来,借款合同数额滚雪球般飙升,最终成了260余万元的巨债。“现在不光车子被‘骗’走,还搞得家人不得安宁。”昨天,受害人小李的父母带着儿子找到本报记者,讲述了借贷中遭遇的层层黑幕,希望借助媒体向大家提个醒。

其中一家“小贷”公司早已被法院查封其中一家“小贷”公司早已被法院查封

  从借款1.5万元开始的一场噩梦

  小李的噩梦始于2015年初。因有一笔小额信用卡债务即将到期,他急于还债,却又不好意思向父母开口。经朋友介绍,他与绍兴本地一家提供无抵押贷款的公司取得了联系。“业务员”核实完信息后,告诉他马上就可以借款给他。

  小李打算借款2万元,但对方提出只能给1.5万元,借款期限为30天。小李答应后,双方签订书面借款协议。小李发现,借款金额写的竟然是5万元。“也就是说,还款期一到,就要还5万元给对方。”小李解释说。

  很快,还款期限就到了,可小李无力偿还。对方于是向他推荐了另一家“借贷公司”。同样,这家公司的业务员与小李签了一份借款协议,上面写的借款金额竟高于实际借款的数倍。

  就这样,小李“借东墙补西墙”,两年里共有十七八家借贷公司向其“伸出援手”。“前后拿到手的借款金额约70万元,最后总共还了约260万元。”小李说。

  “阴阳合同”虚增借贷金额 “出借人”一栏为空白

  今年3月,小李向位于绍兴越城区(高新区)迪荡新城的一家借贷公司提出借款10万元,用以支付其向其他借贷公司借的欠款。

  3月9日,该公司一名“业务员”拿着一叠资料与小李见面。应该业务员要求,小李写下一份借条,上面的借款金额注明是“20万元”。随后,业务员当面将20万元转帐至小李的银行账户,又要求小李将18万元现金取出,称会替小李向其他“债权人”还债。小李随即将18万元现金取出并交给业务员(剩余2万元通过小李的银行账户还款)。事后,对方要求其写下收条,上面注明小李已收到20万元。

  “事实上,他(业务员)帮我还款共计10.8万元,剩余9.2万元并未给我。”小李说,现在回头想想,对方之所以将借款汇入他的银行账户,随即又将现金取出,就是为了获取“转账证据”,“一旦有受害者将其告上法庭,他们只要出示银行转账记录,‘借款事实’就成立了。而我又提供不出证据反驳。”小李说。

  业务员还与小李签了一份《车辆抵押协议》,表示出借人对小李名下的车辆拥有使用权。“他让我以车辆作为抵押,说车你可以正常开,按时还清就行了。”小李说,当天傍晚,业务员以给车辆装定位装置为由,将他的奥迪车开走,之后他就再也没见到自己的车。

  小李的父亲老李向记者出示了一叠儿子与对方签的“协议”,这是其通过特殊渠道获得的。记者看到,这些“协议”的名目有:借条、借款协议、车辆使用协议、共同还款承诺书和授权委托书等等。记者注意到,所有“协议”中凡是涉及“出借人”信息的,均为空白,每一份“协议”也没有“出借人”的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