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嘉兴海宁长安有一位周总来到海宁西站,可是刚出站,就被一群人围住了!为了求脱身,他竟然自己拨打了110,这是怎么回事?

小姐妹的“国家级工程”

这事还要从一个“国家级工程”说起。

最近,海宁的小燕遇到一件好事,她的小姐妹给她介绍了1个神秘的优质项目:只需投入6万多元,参与“自愿连锁经营”秘密项目,最高可以获利1040万元!

小燕是许村本地人,有个小姐妹叫方芳。2016年1月12日,小燕在方芳的劝说下,来到方芳的暂住地南京,了解皮草生意的发展前景。到了南京后,方芳却给小燕推荐了“自愿连锁经营业”的生意。

“也没听说过,谁知道好不好。”面对质疑,方芳却告诉小燕,“这是国家工程下面的一个秘密项目,不是想加入就能加入的,我看在你是我小姐妹面上,才介绍给你的。”

随后,方芳便带着小燕天天串门,听“同事”讲生意经。小燕逐步了解到,“自愿连锁经营业”是国家为了杭州至海宁城际铁路线的建设而启动的一项国家级秘密投资工程,投资人只要花3800元购买一份份额,便可成为实习业务员,若一次性购足21份69800元,就能返利10000元,还可以直接成为主任,发展自己的下线,第一下线可拿到6001元返利,第二下线可以拿1520元,按比例下推,发展的下线越多、提成越大,级别提升的也越快越高,最高获利可达1040万元!

“你知道吗,我们这一级的‘周总’,也是咱们海宁的,比你我也大不了几岁,他现在月收入可是6位数!”听了方芳的蛊惑,小燕心动了。

三下南京加入“周氏大家庭”

之后因为春节临近,小燕打算早点回海宁过年,这时方芳为她引荐了“周总”,并带她到农行新开账户,然后转入了10500元,填表格,交银行卡、密码和身份证,这样,“入股投资”便开始了。

“千万不能向别人泄露消息,连家人也不行,否则就会影响你的升位,这么好的事情被别人知道了会嫉妒的。”“入股”后,“周总”一再嘱咐小燕。

回家后小燕守口如瓶,跟家人也没有讲。

春节前两天,方芳打电话邀请小燕去南京吃年夜饭,“这次来的都是千万级的老总,不见你可就吃大亏了!”小燕第二次赶赴南京。

“欢迎大家来到这个大家庭,我姓周,你们都是我‘周家’的亲人!今后,大家一起努力,一起赚钱!”周总的慷慨致辞让小燕有些激动。随后,他还给同线的好几桌人都发了一个100元的红包。

这次聚餐,让小燕对“自愿连锁经营业”充满信心,过完年她毅然只身来到南京,陆续交齐了69800元的份额,开始发展自己的下线。

小燕先发展了自己的老公小钱,并以开店签合同为由,将小钱骗到了南京。

一开始,小钱十分反感,让小燕不要再继续做。周总于是带小钱去了一家高档茶室聊了一个下午,一番蛊惑之后,小钱也加入了“周氏家庭”,交了69800元钱,后来还把自己的同学发展成了下线,而他的同学又发展了自己的母亲,其母亲又发展了她的表姐,为此小钱拿到了不少返利。看着手头的积蓄越来越多,小燕把自己的母亲也发展成了下线,又拿出了69800元,让母亲也搬到了南京。

不对劲!20多万只拿回1万多

在南京待了几个月,小燕一家渐渐感觉到不太对,“这哪里像做生意,钱没赚进多少,规矩倒是不少!”自加入“自愿连锁经营业”起,小燕一家人就被要求暂住在南京,没有固定工作,只能靠着从69800元中返还的10000余元生活。每天5点多起床,6点布置工作,之后直到晚饭前一直要打电话发展下线,吃过晚饭还要上课、背诵。不仅如此,平时联系只能用上级下发的手机号,隐私全无,甚至卫生差、喝酒都要被扣钱。

这样的生活让小燕一家人倍感痛苦,商议后决定只留下小钱继续发展,其他人先回海宁。但“周总”坚决拒绝,为此几人还大吵了一架,最终小燕一家妥协。

2017年初,在南京住了将近一年的小燕一家和“同事”终于看清楚所谓“自愿连锁经营业”只是个骗局,“周总”是个骗子,毅然回到了海宁。此时,一家人已投入20多万元,只拿回一万多元,多次向“周总”讨要却没有结果。

为求脱身,骗子主动报警

6月25日,“周总”出现在海宁西站,小燕连忙和曾经的“同事”们前往讨说法。被围困的“周总”,为求脱身居然拨打了110报警。

许村派出所调查发现,所谓的“自愿连锁经营业”,其实就是包装出来的幌子,“阳光工程”传销组织!

所谓的“周总”是海宁长安人周某,自2015年以来,周某先后在安徽、江苏、南京等地以“自愿连锁经营业”的名义,在海宁长安、斜桥、许村等地寻找“投资人”,不断发展自己的下线,层层获取利益。

警方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周某已发展下线50余人,涉及非法集资100余万元。周某传销组织以“家庭”为单位设立传销场所,有较强的隐蔽性,成员以份额定级别拿提成,诱使受骗者在利益的驱使下将亲朋好友一个个拉入传销组织。

目前,周某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已被海宁警方刑事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