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杨女士要冒着极高龄生育的巨大风险?怀孕过程中的种种艰难险阻又是如何一步步走过来的?今天上午,杨女士向大家分享了她的这一段经历。

  失去独女后又怀上双胎

  杨女士今年52周岁,天津人,25岁的时候嫁给了杭州人吴先生。1990年,他们生下了一个女儿。女儿在夫妻俩的抚育下健康生长,前年更是和男友定下了婚期。和不少年轻人一样,他们打算拍一套一生难忘的婚纱照,最终选择了出国旅拍。

  然而,不幸恰在这最幸福的时刻骤然发生。女儿在拍婚纱照的过程中不幸坠海,再也没有回来。杨女士得知消息后,整个人陷入了黑暗中,“我无法想象,以后再也没有一个孩子喊我妈妈了”。

  杨女士一边深陷于失去女儿的痛苦中,一边又开始寻思着再要个孩子。期间,她和丈夫也动过领养个孩子的念头,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做试管。

  “真正下定决心是在前年年底,尽管知道自己身体有许多小毛病,但不想等到七老八十了再后悔。”杨女士说。

 贺晶正在为杨女士进行简单检查 贺晶正在为杨女士进行简单检查

  2016年12月12日,杨女士在北京移植了囊胚3枚,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尝试了。“尽管经历了失败,但当时我们的信念很坚定,想要生一个。”吴先生告诉记者。

  令人激动的是,这3个囊胚最后竟成活4个胚胎,也就是说其中一个囊胚还形成了双胞胎。然而,孕育四胎对杨女士来说显然是不可能的,今年年2月16日,她在北京做了减胎术(4减2),留存双胎。

  孕期多次进重症监护室

  “事实上,当初几乎我们接触的所有医生、专家,都反对我保留双胎,告诉我,我只能生一个。”杨女士说,“不过,我还是一意孤行了。”

  怀上了孩子就那么艰辛,那么整个孕期该如何度过?后来,杨女士听说,去年有个61岁的超高龄女性,在贺晶主任的亲自关注下,平安生下了孩子,于是,她也来到了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找到产科主任、主任医师贺晶寻求帮助。

  杨女士有5年高血压史,血压最高时达到150+/110mmHg。针对这些情况,贺晶制订了一套适合杨女士的孕期管理方案。

  孕17周时,通过无创DNA检测,未发现异常;孕26周时,因出现先兆流产症状,收治入院,情况稳定后出院;孕29周时,出现胸闷、腰酸等症状,血压达到182/106mmHg,考虑慢性高血压合并子痫前期重度、完全性前置胎盘、低蛋白血症、合并甲状腺机能减退等多种情况,同时两个胎儿也出现选择性宫内生长受限,杨女士再次入院。

  孕期里,杨女士状况不断,仅是重症监护室,就住了三四次。回忆起第一次和贺晶见面的场面,杨女士感触颇深:“当时尽管已经怀孕了,但我还没从失去女儿的阴影中走出来,直到现在,我也还很难过。我第一次见贺主任的时候,整个人很颓废,穿得也很邋遢。”

  看到杨女士这个样子,贺晶对她进行了开导劝说,告诉她,既然怀了,就应该好好努力吧。吴先生回忆说,自从妻子和贺晶交谈后,整个人都振作了起来,“听医生说,好的心情可以使成功率增加一半,真的是这样的”。

贺晶正在为杨女士进行简单检查贺晶正在为杨女士进行简单检查